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慕程樰,我的爱

第四十九章 婉清枉死

慕程樰,我的爱 珺淅呀 2687 2018-04-16 09:48:00
  阳光明媚的上午,黯淡的屋子里深蓝的窗帘被人猛地一掀开,又紧接着合上,但那一瞬间耀眼的光芒足以刺激到眼睛。婉源及不情愿地睁开眼睛,浑身上下依然很痛,跟受过刑罚一般。  突然她猛的睁开眼睛,掀起被子,撑起上身,用力地认清正站在窗前的人。  “白姨……我睡了多久了?……”  “不久不久……这才十点,还能再睡会儿……”白姨的笑容略略有些尴尬——刚把医生送走,接着又把沾满血迹的床单洗出来,又给婉源换好衣服,费了好大劲呢!真不巧又把她给弄醒了,哎,又得做饭了。  我得去找婉清,婉源脑海里只有这一个想法。  她浑身无力,猛地撑起一股劲儿下床往前紧走了几步,但是又体力不支,坐回了床上,一手扶着额头。慢慢等着头晕不是那么厉害了,赶紧简单收拾好自己出了门。  平常到公交站牌,不远不近的一段路,今天走起来格外漫长。四周不时传来尖锐的鞭炮声和孩子高高的欢笑声,提醒着她这还是新年的第一天,终于走到公交站牌那里,婉源虚弱的身子一垮,重重地坐到了站牌的座位上。  一辆公交车晃晃悠悠的来到,带走了身边一位黑框眼镜的中年大叔,大叔临上车将半杯咖啡和一份报纸塞进了一旁的垃圾箱里。报纸露出了一半,上面有一张奇怪的图片,婉源看着不甚清晰,但也懒得去看。左等右等公交车迟迟不来,索性看看吧,或许还能减轻头晕,便慢慢地抬起身子靠近垃圾箱,将报纸拿了出来。一行黑体标题赫然写着:新年夜名门长女暴毙。  婉源先是漫不经心地大略看了一下文字部分,又细细地看了看拍摄现场的照片。  照片上一个美丽的女孩好像睡着一般躺在地上,眼睛紧紧闭着,长长的头发下面流淌着油漆似的液体。  婉源双手紧紧的捏住报纸,仿佛要将它捏碎一般,浑身上下冷冷的、颤颤的,大脑一片混乱,只不停的重复着几个关键字‘城西北叶家’、‘大小姐’、‘跳楼自尽’……接着视力模糊不清,满眼充斥着当初做的那个噩梦,那个长得既像姐姐又像自己的红衣服女人从楼顶跳了下去,一遍一遍不停地跳下去,下垂、下垂、不停的下坠,摔到地上——  “噗通——”一声!  婉源身子一激灵,站立起来。  这报纸,是印错了吧?  “婉小姐!——”白姨拖着她胖胖的身体跑到她跟前:“哎呀婉小姐,终于赶上你了!刚才慕老板打来电话说让你留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说完喘着粗气一把夺过她手上皱皱巴巴,还有咖啡渍的报纸窝进垃圾箱里,拉起婉源连拖带拽的往回走去。  一进门婉源被放置在客厅的椅子上,整个人失了魂似的呆愣愣的。相反,白姨一眼就看见落在桌子上还没来得及收拾的书本。  “婉小姐啊,这些书往哪里放啊?”  “……就先在这里吧……”婉源大脑一片空白,小声说道。  忽然偌大的房间里手机铃声大作,两个人同时吓了一跳。  婉源抢先拿起手机。  “喂……什么事啊婉蘅?……”婉源的声音剧烈地颤抖着。  “二姐!……大姐出事了!……二姐,咱们两个以后怎么办啊二姐!……”  “……出、出什么事了?……”婉源问道。电话那头一片混乱,婉蘅夹着哭腔的声音断断续续。  “——快告诉我出什么事了!”婉源高叫了一声,眼泪冲出来。  尖锐的声音反而让婉蘅理智了些许。婉清的身体被摔的支离破碎,正在让尸体美容师做美化,要是二姐来看见,不知能不能接受得了。慕程樰反复和自己说了好几遍‘先不要让婉源知道’的话……他一走自己就说漏嘴了!可是,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这种悲痛又恐惧到极致的感觉简直让他抓狂了!  “二姐!……大姐……跳楼自尽了!……”  “胡说!昨晚上还约好了一起吃饭呢!——昨晚你去哪儿了?”  “昨晚我喝了一碗红豆汤,困得不行就没去、手机没电了……”  “混蛋!——”婉源嘶吼了一声,做出她生平最狰狞的表情,却分不清是在说弟弟还是自己。  接着手机滑落到地上,婉源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点什么,只在脑子里飞快的否定着自己接收到的一切关于婉清的讯息——自己是在臆想?是神经衰弱了?怎么会这样?  “婉小姐,婉小姐你没事吧?要不要喝点牛奶?……稀饭?”白姨担忧地看着她。  “……给我一杯汽水……”婉源忽然好想喝橘子汽水。  提提神吧……或许她真的还在梦里。  “好好好!……”白姨赶紧去厨房给她倒了一杯。  面前的大门被人猛地一推开,倾泻而来的阳光有些刺眼。婉源眯起眼睛看着气喘吁吁的程樰,缓缓站直了身体。  “婉源——”程樰朝她走过来,拥住她小小的身体。  “那件事,是真的吗?”婉源小声问道。  程樰心里一惊,面容沉寂。  他的沉默已经给出了答案,婉源深呼吸了几下,眼泪没有流下来。  “是林仙羡,是吗?”  “不……应该不是她。”生平第一次,程樰的声音也有了迟疑。  “你在袒护她!除了她还有谁!”婉源发疯一般地扯住他的衣领:“那是我的姐姐,我的亲姐姐啊!我们一家到底是哪里招惹了她……”  “婉源、婉源,你听我说!林仙羡可能是你的妹妹!——”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婉源几乎绝望——我早已经知道我的妹妹是如卿,你又何苦要编造这样的谎言来袒护她?  不过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婉源心里清楚。拳头握紧了又松,松了再紧,说道:“我要见我姐姐!”  程樰抬手看了一眼表,点头说道:“好。”心中暗暗思忖着,遗容整理已经差不多完事了,让婉源能见她姐姐最后一眼也好。  “不过你得先吃点儿东西。”从昨晚开始,她好像就没有吃什么东西。  婉源端起眼前的橘子汽水一饮而尽,走到前面。  “走吧,我不饿。”  一路上阳光明媚,车外孩子的欢笑声、炮竹声声声入耳,而婉源的心中却是一派阴霾弥漫。小腹还一阵阵尖锐的疼痛,在她悲痛复杂的心中平添了一股恼怒。  也许是遗体休整的过程太过复杂,两人到达的时候才刚刚接近尾声。  婉源在一旁静静地站着,婉蘅在她身边痛哭失声她也不为所动,只眼看着整形师一双灵活的手团了棉花塞进婉清的嘴里,左边腮帮子塞一个,右边腮帮子塞一个,乍看上去好像婉清在朝自己笑似的。  一名工作人员小跑到程樰身边,低低地问道:“慕先生,接下来遗体将被推到灵堂那边,火化时间怎么安排?”  程樰看了婉源一眼,一旁的婉蘅抢先说道:“先回家吧!……先回咱们家,今晚咱们两个再陪陪姐姐……”  “算了……”婉源一闭眼睛。婉源的身体弄成这个样子,跟破碎的花瓶又重新粘合起来一样,回家路上再一不小心碰坏了,她就真的不能瞑目了。  “下午就火化吧,反正我们家……”婉源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也不会有人来拜祭……”  果然到了下午就只冯秋山、如卿等三三两两的来了几个人。如卿身边多了一名高大冷峻的男孩,引得不少人窃窃私语。  婉蘅前去与如卿说话,后者避而不答。婉源顾不上管这些,只忙着和程阳一起将婉清生前最喜欢的衣服鞋包等收拾了来,到时候好让她一起带走。  “婉源,这个——”程阳手里拿着一枚胸针。  “这是婉清跟我去台岛的时候买的,是她最爱的一件首饰,你留着,做个念想吧!……”  婉源接过来一看,这是一枚彩色珍珠花型胸针,大大小小的珍珠之间还有金丝银线跳跃其间,像极了一朵蝴蝶兰,十分精致美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