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时衣

第六章 【穿云篇】穿云

时衣 与洛 2001 2018-02-13 21:50:33
  时衣站在遇袭的地方,发呆,额,沉思。  一群人在后面看着她,沉思。  陈阳看着这群傻站着的人,说:“都去休息吧,休息好了才能应敌。”  他看着时衣,“你也去,休息好了再想。”  时衣看了他一眼,犹豫一下,开口,“你,弱,休息。”  陈阳暴躁“我哪里弱了?你去休息,我来看着。”  时衣被撵回了帐篷里,看着执意让自己穿鞋的两个姑娘。  “哪儿有姑娘不穿鞋到处跑的,让别人看了不好,而且脚还会疼。”  陈眠拿着鞋,嘴还不停,似乎忘了之前对时衣的偏见,霜至也赞同她的看法。  “对啊,时衣姑娘,你还是穿上吧,虽然是穿过的,但是现在特殊时期,只能委屈你一下了。”  时衣不懂,自己又不会疼,而且被别人看到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啊,为什么一定要穿鞋……  但是她们两个是真的好烦啊……  时衣盯着他们的眼睛,“躺下,睡觉。”  两人忽然目光呆滞,乖乖躺下睡觉。  时衣出了帐篷,又去了之前的溪边。  感知到周围没有人之后,她把手放到水里。  水中银光大作,出现了一根银色的线,直直的连向了东方。  呵,难道那小妖怪以为被施了秘术,跑掉了我就找不到他了?  时衣犹豫了一下,是先去看个究竟,还是先回去和他们说一声……  良久,时衣收回了银线,那妖怪的目标明显是陈阳,万一是调虎离山就坏了。  反正陈阳还在,他们应该还会再来的。  ――穿云山庄――  “找到了。”穿云突然睁眼起身。  李怀仁起身,“在哪儿?”  “还在那个人身上,但是那只大妖已经发现我们了。”  李端撇嘴,“拿不到东西就算了,还惹了一身骚,现在好了,要是那只大妖找上门来,我看我们就一起死算了。”  说完了似乎还不解气,李端指着穿云,“爹你看,你养他们花费了那么多心血,养了这么多年,就拿把匕首这么件小事都做不到,养他们干嘛啊。”  李怀仁瞪了自己不成器的儿子一眼,对着依旧面无表情的黑衣男子说:“没事,对方身边有只大妖,也不能怪你和阿媚。”  他唤来阿媚,让两人再商量一下如何拿到匕首,自己则领着李端出去了。  ――门内――  “我就不懂了,我要是有你的实力,那小屁孩敢这么猖狂,我早走了,还用看他脸色啊。”阿媚倚在门上,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己的搭档。  穿云低头,“我,不会走的。”  “为什么啊?”  “我在,等。”  “等?等什么?”  “等一个人,来找我。”  ――门外――  “爹,明明是他们办事不利,你怎么还……”  “你闭嘴!”  李怀仁怒斥李端,“你忘了我从小怎么教你的了,对待穿云的时候,收起你那副少爷德行!”  李端翻了个白眼,“爹你是不知道,他整天摆着一张面瘫脸,这不是找骂这是啥?再说了,我看他,没啥本事,爹你干嘛还……”  “他就算是真没本事,也轮不到你说他!”李怀仁动怒,拂袖而去。  李端边走边嘀咕,“你要是为了那条美女蛇骂我我也就认了,你为了个面瘫男妖怪骂我,难不成,爹你还有点特殊癖好……”  ――队伍――  时衣回到了营地,准备进帐篷的时候看到了忧心忡忡的陈阳。  眉头拧的死紧,像极了叶子。  “别担心。”  陈阳感觉到一双湿漉漉的手拂过他的眉头,似乎想熨平它。  抬头撞进了一双湿漉漉的瞳孔,没有表情的五官伴着她半生不熟的说话方式,有种莫名的喜感。  “我倒是没有担心。”陈阳看着她,笑“因为我觉得,你好像有点厉害啊。”  时衣内心无限吐槽:有点吗……只是有点吗!  说完陈阳又皱起了眉头:“只是,这地方都没来过,这儿也没有人家,不知道该往哪儿走才能出去啊……”  时衣抬手指东――那个妖怪藏身的方向。  那里,有妖,也有人。  有人,就该知道怎么出去吧……  陈阳看她,“往东走?能出去吗?”  时衣想了想,东边不一定能走出去,但是能找到人家,也差不多吧……  思索片刻,便坚定地点了点头。  “好,那我们明天就往东走。”  说完之后两人便双目对视。  双目对视。  对视。  视。  鸦雀无声……  “咳咳,你,伤好了吗?”  陈阳有些尴尬地看着时衣,时衣伸手。  奇怪,我不是给他看过了吗?  陈阳摸了摸脸,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额,我是说,我刺的那刀。”  时衣了然,伸手打算拽衣服,吓得陈阳三魂没了七魄。  “不用不用,你,你就和我说说你伤好了没就行,不用给我看啊!”  天哪,妖怪都这么豪放的吗……  难道我家那只矜持的还是个异类吗……  说实话,时衣有点烦,这个人,之前和他说了没事他不信,现在给他看看他又一脸被侮辱了的样子,怎么这么多事啊……  “那个,去休息吧,明早还要早起赶路呢。”陈阳通红着脸把时衣赶回帐篷,留自己在原地,忍任微风拂过脸庞……  怎么,还是这么热啊!  ――第二日――  陈眠揉了揉头,看着还在睡的霜至,回想昨晚她干了什么,怎么感觉很累啊。  她走出帐篷,看着沐浴在晨光中的女子,三千青丝披在身后,依旧是暴露的衣衫,却有种圣洁的气质,微风拂过,俏皮地挑起她的衣摆,光滑的小脚在阳光中白的发光……  白嫩的小脚……  对,我要给她穿鞋来着,她怎么还没穿鞋!  陈眠气势浩大地冲到时衣面前,刚想说什么,却又想起了她,是妖怪啊。  说不定昨晚她心情好,只是让我睡过去,万一她现在心情不好,会不会……  我,还是不说了……  想到这里,陈眠又掉头冲回了帐篷。  时衣呆呆地看着她冲过来,又冲回去。  她,好像有点傻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