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还有一生的时间

第八章

还有一生的时间 胡么么 3366 2018-01-12 08:00:00
  翌日,周赢心醒来的时候,特意摸了下自己旁边的位置,没有一丝热度,昨晚他可能去了次卧睡了吧,本来想着装睡的,但后来实在是太累就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一睡就到现在才醒。  走到浴室看到特别女性化的用品,也没多想些什么,用起来了。洗漱过后,打算走出客厅找盛修艺,但路过衣帽间的时候发现学生时代自己留在巴黎公寓里的衣物都在这里,衣物被整整齐齐地挂在一边,鞋子也被擦都干干净净码放在鞋柜上,就连当时他们出去玩买回来的欧洲各国的纪念品都被放在衣帽间中央放手表袖扣的展示柜里。  周赢心觉得眼眶热热的,鼻子一酸就想掉眼泪,当她想折返回去卧室的时候,盛修艺走了过来,暖心地问:“又要哭鼻子了?伤口很快就能好的,实在太疼我就让曾仲樑帮你再看下,嗯?”她摇着头说没事,其实她刚才的动作都被他尽收眼底了,衣帽间是开放式的,没有门,昨晚又太忙,他想把属于她的东西收起来也来不及,再说,又不是别的女人的东西,收不收起来都没关系,这么一想,盛修艺反倒觉得把东西藏起来是多此一举。  “跟你说个事儿。”他一边牵着她走出去客厅,一边柔声说。  她也没作声,静静等待他发话,乖巧得像一只小绵羊。  “明天我让人去海心沙把你的东西都搬到我这边来,我这里去你公司也近,而且安保措施是G市数一数二的,能保证你的安全。”盛修艺耐心地说着,盯着看她的反应。果然,她抬起头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带着的那两个孩子,可以的话最好也住到我这边来,我请两个保姆照看着。”当听到孩子俩字周赢心肩膀明显抖了一下,现在还不是让他们相认的时候,肯定不能住到一起,而且两个孩子还那么小,当年陷害周家的人现在都能轻易把她捉走了,想捉两个孩子轻而易举,不行不行。  “不行!”周赢心大叫一声,“他们,他们是我朋友的孩子,可以放在他们亲戚家照料着,我也是最近有点时间才帮他们带孩子的。”她说起谎来结结巴巴,勉强稳定着自己慌张的情绪,不能拖累了孩子们,他们是无辜的,你们原谅妈妈,妈妈说谎是为了你们好,当年你们外公外婆被他们逼得走投无路,现在不能让你们出事的。  男人看着她的表情,知道她在说谎也不拆穿,顺了她的意,暗中又打算再安排了几个保镖日夜保护秀姨跟那两个孩子,“那等你伤好了就带你去帮他们转校,去这边的幼儿园读书。”男人的大手轻柔地捏了捏她的下巴,示意她放松。  周赢心还是不想跟盛修艺同居,于是就在吃饭的空挡婉转地表达了下自己的想法,话还没说完,男人就放下筷子走到她面前跟她说了一通大道理,她也不是不知道同居意味着什么,要说当初刚碰面会对她有恨意,那现在多多少少还是消气了,他家里人要是真的是害死她爸妈的凶手,想必他也会将他们绳之于法的吧?  从小盛修艺就是个很正直的人,当初他妈妈去世不久,他爸爸就娶了个女人,他直接就闯进去书房跟盛瑞章理论了一通,还表态说不喜欢这个女人,不要勉强他们共处一室。还有以前他们俩还在一起的时候,每次出去看到些什么状况都会挺身而出,比如在美国纽约玩的时候,附近的电影院发生了爆炸,他立马就报警,还趁着警察未到场,跑到现场帮忙指挥疏散人群等等,他当时把周赢心塞进去的士报了家门自己就跑去爆炸现场了,那天晚上她没看到他之前一个人在酒店边看着电视的现场新闻直播边祈祷他一定要没事,恐怖分子没有人性的啊,幸好,他安全回来。  最后,周赢心还是拗不过他,答应了搬过来住,只是提了个要求,就是不跟他一个房间。  盛修艺翻着白眼,笑了笑,既然她没能真正接受他,那他就等,他尊重她。  秋高气爽,G市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十一月份才开始觉得天气变得干燥了,暑热也渐渐消散,周赢心最喜欢的就是G市的秋天,没有北方的萧瑟,很好。  她重新投入工作就接到上头指示让她把办公地点搬到盛世集团,其他负责的同事也会去那边跟进项目,理由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减少在路上的时间。盛修艺这招真是高啊,为了让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活动,连其他同事也让搬去那边上班。同去的有几位女同事,开心得不行,说从来没在这么好的公司上班过,说不定还能偶遇盛总什么的,巴拉巴拉。  周赢心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盛修艺在地下停车场有直达他楼层的电梯的啊,其他人都没权限乘搭的呢,而且盛修艺从来不去扫楼,要让你们失望了。  打脸简直来得不能更快,微笑。  那天周赢心中午刚午休完正在画床架设计图,就听到一阵咳嗽声,一抬头就看见穿着浅蓝色条纹衬衫,打着领带,穿着西装的盛修艺站在助理前面,笔直袖长的双腿包裹在西裤里,皮鞋乌黑铮亮,鞋子侧边的logo彰显着低调奢华。这一身打扮配上这张脸,周赢心只觉自己要被迷倒了。  果然颜值即正义,颜值低的人穿西装反而显得掉价,而帅气的人穿上真的会很加分。  他在各个格子间走了一遍,说了句辛苦大家就离开了,助理表示三点钟会有下午茶送到茶水间,欢迎大家去品尝也离开了。  三点钟的茶水间......  “大公司果然就是大公司啊,还有免费的下午茶,这草莓夏洛特也太好吃了吧?”女同事A左手拿着蛋糕,右手竖起了大拇指。  “这杯卡布奇诺可以说是我喝过的味道最好的了!!!”女同事B舔着嘴唇上的奶泡说。  “这快抹茶毛巾卷才是正点,就冲这下午茶我很没骨气的表示我愿意一辈子为盛总卖命。”女同事C左手用纸盘盛着蛋糕,右手拿着叉子拼命往嘴里塞实物。  “你们这群女人也太花痴了,一顿好吃的就能把你们拐走,啧啧。”男同事A一脸嫌弃。  “这你就不对了,福利好,会关心下属的老板才能让员工死心塌地为他干活嘛。那会儿你知道要来盛世跟项目你不是笑嘻嘻跟你的哥们儿炫耀么?”女同事C不服输地反驳道,“装模作样,哼。”  站在餐桌前的周赢心被吵得脑袋都快要爆掉了,心里却又是甜又是苦的,这些甜点都是她爱吃的,奈何她是吃不胖的体质,即使盛修艺每晚从实验室回家给她带蛋糕,她一滴不剩吃完还是那么苗条。  那时候啊,多么甜蜜。只要她吃完,就一伸舌头舔嘴唇,盛修艺就会说自己也很饿,做了一天实验都没休息过宵夜也没吃,还面不改色抱着她说自己要吃布丁。不管听他说多少遍布丁,她还是会害羞得满脸通红,眼珠子湿湿的看着他,这模样总是引得他情不自禁就扒了怀里女人的衣服逼着她在自己的身下一起承欢。周赢心生理期来了就像有免死金牌一样,不反抗,任由他作恶,但看到她小裤上的某巾就会生气地看着身下的女人,要打她又舍不得,不打又不服气,难怪那么乖,原来有护身符,于是就恶狠狠在她的布丁上种了一圈草莓,要不就是亲得她迷迷糊糊身子发软的时候松开她,看着她的样子笑。为了她的身体,他是从来不会闯红灯的。  用喝完一杯香草拿铁的时间思念从前,她最近真的是太闲了,居然有那么多的时间发呆想他,以前每天照顾孩子上班,空闲下来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早就是睡眠时间了,也就不会去刻意想起他。  刚开始那两年,被人赶尽杀绝躲到别的城市,秀姨一直照顾她到两个孩子都能上幼儿园小班了才会G市,秀姨年轻的时候一直做保姆,又无儿无女,积蓄也不少,总是给两个小孩子买东西,但周赢心是什么人,把自己的自尊心看得比什么都重,就直接跟秀姨说自己忍痛割爱把之前买的所有包包跟首饰都卖掉了,拿到的钱够她们仨在这座小城生活四五年。  卖掉这些之后,周赢心觉得自己一身轻松,没有了富家女的光环,有一颗努力生活的心。在孩子面前从来没有说起过自己之前的经历,虽然开头那两年她没去工作,但还是会在带孩子的空余画设计图放到网站上卖。有了孩子的她更加不敢大手大脚花钱,这五年来自己用的都是便宜货,小店里淘的,但是孩子的用品她格外上心,也肯花钱买东西给他们。只不过她也确实瘦了,经常看到孩子就想起盛修艺,然后就跑进去卧室掉眼泪,饭也不再吃了,秀姨劝过也骂过,后来都随了她了。到孩子三岁的时候她就不再沉沦了,出去工作,让秀姨带孩子。  第一年,因为知道自己怀孕而惊慌失措,左右为难,舍不得打掉,又没钱养。到后来,生下来发现是那么可爱的龙凤胎,为了他们咬牙也要把他们拉扯大,应了那句“不把自己逼到尽头,不知道自己的能耐会有多大”。  第二年,连自己都是个大小孩的她要学着去带两个孩子,还未能适应这种生活,恨着他跟他们家,想着自己的爸妈,终日以泪洗面。  第三年,第四年,第五年,生活里就只剩下了孩子跟工作。倘若不是因为被调到G市,她打算一辈子就那样了,爸妈的事情她形单影只怎么能扯出幕后的凶手来呢。  五年后回到G市,才发现自己想翻案的心如此的坚决,才发觉看到她还是跟以前一样心跳加速。  “夕阳的背后,  月牙悄悄爬上了夜空,  回家的归途,  有谁在默默等候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