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海棠散尽人未归

八【情义难全3】

海棠散尽人未归 冬夜歌 1806 2018-01-14 19:30:00
  东岳昭帝三十四年,三月初八,周沛轩与幽兰郡主慕凝成婚。  听十一说,宴请的宾客众多,他父亲邀约的达官贵人都在另一处赴宴,赵府家眷与其他周沛轩邀请的宾客一道在上次周沛珩过生辰时的别苑里赴宴,而周沛轩则是两边的客人都要招呼。想来这次是见不到那传说中的西北第一美人了。  到这次,赵雪棠在心里才暗暗觉得奇怪,这兄弟三人究竟是何来头,此前书云曾说他们是皇城达官贵人家的公子,可从不曾听他们提过自己的父亲是何官职,这次竟然娶了幽兰郡主,更何况这婚宴排场如此大,他们怕不只是达官贵人这般简单了。  “书云,扶我一下。”到达别苑门口,赵雪棠掀开马车的帘子,准备下车。赵府赵母的马车在她前头,也已到达。门口来的宾客众多,他们进到屋内四处游览了一会儿。  那边,周沛轩与幽兰郡主完成了一系列的婚礼仪式,周沛轩乘车前往别苑招呼这边的宾客。  “哎?你们这么早就到了?我们刚刚从父母亲那边过来!”十一他们也来到了别苑。  赵老爷先迎上前:“老夫携妻女前来给六公子道喜啦!”赵母也在旁一起行礼。  “六公子,恭喜啦!”赵雪棠想到季秋芙的委屈还是不愿多加祝福,但又不想让父亲失掉颜面,也装模作样的行了礼。  “谢过赵老爷啦!赵老爷,带夫人和雪棠入席吧!”  “好。”赵老爷和周沛轩相对行了礼后入席就座。赵雪棠和父亲母亲坐在一起,十一、周沛珩与他们其他的兄弟坐在内厅。  这种十分喧嚣的场合赵雪棠本就不是十分喜欢,所以吃了一会就和书云跑到一边去躲清静了。想等等看十一他们何时会不会过来找她玩。  “小丫头,你倒是吃的快!”果然,一会儿十一和周沛珩就过来了。  “你明明比我年纪小,怎么总是叫我小丫头!”  周沛珩不说话只在一边低着头笑。  “好了好了!沛渊,你就不要总是欺负雪棠啦!”周沛轩喝的有些醉,脚下轻飘飘的朝十一他们这边走来,看似在笑,细看则更似忧愁满面。  赵雪棠和周沛珩都大约的看出了一些周沛轩表情的不对,就只有十一这个不谙世事的傻子不懂察言观色,还是自顾自的调侃:“六哥,你来的正好,前几日,她和九哥还背着我说什么镯子的悄悄话呢,我明明都听见了,他们还偏偏不告诉我,被欺负的明明是我!”  “什么镯子?”周沛轩思索了一会,“哦~可是那日灯会上雪棠提过的镯子?”周沛轩果真是比十一聪明不知道多少倍了。  “哦!想必是了。”十一这才恍然大悟,“那那日我听你们说什么合适不合适的话,是买了那镯子了?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十一这闹人的劲头一上来,赵雪棠也嫌难缠,就想着干脆把镯子给他看。  这时周沛珩先开了口:“嗯,的确,那镯子我买了赠与她了。”  说完,瞟了赵雪棠一眼。  “哦~你们俩竟背着我和六哥有这么多秘密啊!雪棠那你给我看看,那镯子刻的什么字!”  “好好好,给你看就是了,省得你那么吵!”边说赵雪棠边脱下手上的镯子递给十一。  十一接过镯子仔细端详起内圈刻的字:“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到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这是九哥做主刻的字?”  “是。”  “九哥饱读诗书,难道不知……这是一首情诗??”小十一说的眉飞色舞,边说边挤过去用肩膀撞了一旁的周沛珩一下。此时周沛轩接过小十一手里的镯子,也仔细看了镯子内圈的字才说话:“我竟不知我这埋头经商的九弟何时饱读了那么多的情诗了?”话间还故意加重了‘情诗’二字的分量,说完看了周沛珩和赵雪棠两人一眼。  赵雪棠虽不算博览群书,也承认确实不是读书的料,但她也早就知道这是一首情诗,在他们的万般调侃下,羞红了脸,只敢低着头不敢再接话。  周沛珩倒是淡定自若,好像自己不是这事件中的人物,还是气宇轩昂,毫不避讳:“是啊,我自然知道是情诗了!可除了情诗,不还是元宵的诗嘛!这镯子是元宵那日买的啊!况且今儿的主角好像不是我,是六哥才对吧!好了,十一弟,镯子你也看了,问题你也问了,咱们还是陪六哥回大厅去招呼宾客吧!”  说完抢过镯子递给赵雪棠,拉着那兄弟二人朝大厅走去。  周沛轩长吁一口气,像是上刑场一样煎熬的表情又回到了他的脸上:“走吧走吧!”  走了几步周沛珩突然回头:“我们先过去,你有何需要只管叫书云去吩咐着府上的下人,就说是我说的就好。”  “好。”赵雪棠依然低着头,不敢看他们,一点没了平日里的嚣张气焰。  差不多到了戌时,宾客开始离场归家,赵老爷和赵夫人也向周沛轩道了别,她们便乘车回府了。  赵雪棠想起方才见周沛轩的样子,只觉得唏嘘,明明他与季秋芙是何等相爱的夫妻啊,偏偏却又不得不娶了那位郡主,看刚才周沛轩的样子,想来也实在是迫于无奈。  可究竟有着怎样的缘故在,才能逼着周沛轩非要娶了郡主不可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