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神秘文化 古绣

第四十二章 继续往上

古绣 冷倾秋 2376 2018-01-14 09:35:00
  他日,若沦劫数难逃,便以卷绣为引,觅绣衣,得蝶纹;后石碑,得其下之铁;再铜鼎,以为炉,蝶容于阴阳鱼纹,按之铸法器,成之便可破阵,秘诀道九,其八隐于绣,当自思量。  这一段话是守护一族说的,古婵一直记得。  她想弄清楚立碑之地有没有铁矿,想弄清楚蒙族后人有没有得到铁矿,于是就在刀叔他们都上了游艇之后,说道:“你们先走,我去上游看看。”  说完就跳上渔船,并解开绳子。  闻言,杨肆二话不说,也跟着跳上渔船,看向古婵的目光有一丝愠怒:“也不商量?”  杨肆说着就要往船舱里去,可古婵并不给他让路:“我一个人就够了。”  本来就是往别人挖出的坑里跳,凶多吉少,古婵不想再由着杨肆跟她涉险。  杨肆抬脚站到古婵面前,直直地盯着她的双眼,一字一顿地说道:“不够,反正我跟定你了。”  见这两人杠上了,秦耀天就幸灾乐祸地看向刀叔,说道:“刀叔,这石碑来得蹊跷,现在默默也找到了,我们不妨上去看看吧?”  黎舞阳瞪着秦耀天,说道:“有什么好看的,上去除了山就是山,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池默哥哥的病还得治呢,别半路上又复发那就不好了。”  刀叔觉得都有道理,石碑是从哪里漂来的需要弄清楚,可池默的病随时有复发的可能,他不能去,而且还要有人守着,想了想就看向古婵和杨肆说道:“既然这样,给你们一天的时间,明天早上必须回到这里。”  有杨肆跟着去,刀叔很放心。  眼见刀叔同意了,秦耀天就跳上渔船:“我也去。”  “还有我。”  都还没站稳,黎舞阳就跟上来了,秦耀天头疼道:“丫头,刀叔在这里语言不通,还要照顾病患,一个人恐怕忙不过来,你还是留下来帮忙吧,而且这是去爬山,又不是去玩,你凑什么热闹呀,再说了,你不是晕船吗?”  黎舞阳手一抬,指着草妹说道:“有她在就够了,纯粹的布依族人,你还不放心吗。”  说着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生姜,在秦耀天眼前晃了晃,得意道:“至于我嘛,你就不用担心了,一姜在手,行船不愁!”  另一边,被杨肆看得不自在的古婵闻言,就借机转头看向黎舞阳,说道:“草妹也被下药了,和池默一样需要照顾。”  看着古婵闪躲的样子,杨肆会心一笑,越过她就钻进船舱里往船尾去了。  黎舞阳一愣,真是不巧啊,接着便傻笑道:“没事的,反正我们明天就回来了。”  这时候刀叔发话了:“还磨蹭什么,快去快回。”  听到这话,黎舞阳小鸡啄米般一个劲地点头:“好的,好的……”  “傻样!”秦耀天拿她没办法,摇了摇头,拿起竹竿就往游艇上抵,慢慢给渔船调头,方便杨肆开船。  黎舞阳也不和秦耀天计较,转身就挽着古婵的手臂,问道:“古婵姐姐,我们要怎样才能找到那个立过石碑的地方呀,不能这样漫无目的地往上找吧?”  在秦耀天的帮助下,船已经调好头,杨肆正开着它往上游方向驶去,可是也不能毫无目的地往上,得有一个大概的终点。  “应该不会多远。”  来梨花村的路上刀叔就跟古婵和杨肆说过石碑是怎样来的,她也想过了,这段时间由于洪水泛滥,河面障碍物繁多,那独木舟想及时流到梨花村而不翻船,那么起点处就不能太远,而且路线还是急流,因为急流障碍物少,便于顺流直下,所以他们只要注意河流的缓急,不要上去太远,应该就能有发现了。  说了等于没说,不过黎舞阳还是点了点头,目光一转,然后看向古婵的额头,说道:“哦对了,古婵姐姐,你的伤口严重吗?我离开的时候叔叔给了治外伤的药,很好用的,我帮你抹上吧。”  出门时她叔叔可是再三叮嘱,古婵若是受伤,必须把他给的药给古婵抹上,她可不敢忘记。  看见黎舞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古婵本能地拒绝道:“谢谢,只是一点皮外伤,不严重。”  古婵觉得不严重,可有人就不赞同了。  两人的举动都被杨肆看了去,他就坐不住了,扬声喊道:“耀天,过来!”  秦耀天虽然在清扫河面的障碍物,可耳朵也不闲着,把古婵和黎舞阳的对话都听了去,而杨肆这一声叫唤,他瞬间就听懂了其中的意思,一直很期待看到杨肆吃瘪的样子,所以很乐意给他制造机会,二话不说,竹竿扔给黎舞阳,然后就朝船尾走去了。  而杨肆也不等秦耀天,话一说完就松开了方向杆,快步朝船头走来。  黎舞阳单手接得不准,竹竿“哐啷”一声掉地上,她只能蹲下去把它捡起来,可才碰到竹竿,手里的药瓶就腾了空,抬头一看,就见杨肆正拿着药瓶,站在古婵面前,她索性就不起来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觑着眼睛看向两人。  杨肆动手扭开瓶盖,眼里盯着古婵,嘴上说道:“你伤口又没上药,拒绝什么?”  看着前一刻还在船尾,此时却已经卷着一股低气压站在船头的杨肆,古婵下意识地把身体往后倾,试图躲开杨肆的注视:“小伤而已,不用多事。”  杨肆虽然没有欺身上前,可话却很霸道:“多事怎么了,把帕子揭开,我没算错的话,等把药抹好,就有发现了,不要反抗,会错过的。”  看着杨肆因为愉悦而慢慢扬起的嘴角,古婵懊悔地低下头,还不忘抬手把头上的帕子解开,早不矫情不就好了吗。  秦耀天本来已经做好了看杨肆吃瘪的打算,正在船尾兴奋着呢,却看见杨肆两句话就把古婵说服了,现在正温柔地给心上人抹药,差点咬掉舌头,扶额叹道:“也只有杨肆这么不要脸的人才能把怎么都捂不热的古婵逼得毫无招架之力啊,真是太不要脸了,人家那么矜持,他却一点都不绅士。”  声音太小,都被船声盖过了,所以没人听到。  等把药抹好,伤口包好,渔船已经行驶有一段路程了,越往上,河面越窄,流水越急,枯枝败叶只在两岸漂浮。  上去不远处,有一块泥沙沉积形成的三角洲,生长着一丛丛矮小的灌木,从船上望去,隐约可以看见有一条小河正垂直汇入红水河里,而这块满是银沙细石的陆地就是小河带来的泥沙堆积而成的。  杨肆伸手指向位于河水分岔口之下的三角洲,说道:“再上去河面变宽了,水流缓,杂物也多,独木舟会流不出去,所以放舟的人只能选择那里,两河的交汇处。”  说完就看向古婵,似乎是在等待她的认可。  古婵略过杨肆星光碎碎的眼睛,看着前方说道:“没错,去看看。”  看着古婵留给的侧脸,杨肆抬手,背朝秦耀天做了个靠岸的手势。  秦耀天得令就摇动方向杆,渔船渐渐调整方向,往岸边驶去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