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予你轻缠一世欢

第39章 不过一场镜花水月(8)

予你轻缠一世欢 闲花听雨 2024 2018-02-13 20:00:00
  记忆中的母亲很漂亮,是个朴实善良的农家女孩。父亲很有学问,是秦家的大少爷。  原本是郎才女貌,王子灰姑娘的童话故事,却从一开始就被现实击了个粉碎。  所有人都反对,好不容易过五关斩六将结了婚,婚后的生活依旧不幸福。  秦家所有的人都看不起那个过于美丽却出身卑微的夫人。  极度普遍的大众心态,羡慕她的美貌和好运,又挑不到她其他的错处。  于是身世成了她最大的无法反驳的污点,成了她命运里最深地桎梏和磨难。  这世上,没有比人的嘴更厉害的武器了,不管是有心的,还是无心的,总是刀不刃血的一刀刀捅着你最薄弱的地方,却又半点不留痕,让你无法追究。  “别喝了。”尚信握住语兮手里的酒杯,皱了皱好看的眉头,“你不需要照顾韩老头吗?怎么会在这里喝酒?发生什么了?”  语兮本就不胜酒力,晕红早就爬上了脸颊,目光迷离而没有焦距,粉粉的嘴唇微嘟,近乎嘟囔道:“你们男人是不是觉得女人就是你们的玩物?特别是像我们这种没权没势没地位的女孩,就可以放心的糟蹋、欺负。”  尚信的脸一白,以为她在说上次在浅醉的事情,眼睛里尽是悔恨和痛惜。  他怎么解释呢?纯粹是因为尚岩的缘故?就因为那个女孩是尚岩用过的女人,所以找她出出气?不过是欺软怕硬的把戏,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又怎么解释的清楚呢?  舞池里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散开了,音乐关了,灯光也停了。  只有一束光打在舞台上,照在一个妩媚娇艳的女人身上,黑色超短裙,仿佛只要低低头,就能看到她裙下的风采。  语兮用手撑着脸,看着女人随着音乐慢慢的起舞,摆手弄姿,**勾引。  演完后,主持人上台,简单的介绍了女孩,开始竞拍。  语兮只觉得难过,不管是台上的那个女人,亦或是自己,不过都是被生活所迫,无可奈何的沦为了男人可以用钱购买的物品。  一万如何,十万如何,一百万又如何,不过只是不同价格的货物罢了。  语兮的泪划过脸颊,落在手心里,咸涩的厉害。  尚信想安慰的,却实在是找不到词,嘴笨的问着,“到底怎么了?韩老头欺负你了,他不至于吧,再说都受伤了。”  语兮囔囔自语,声音小的仿佛再说给自己听,“他那不是欺负我,不过是物尽其用罢了。”  尚信知道他们毕竟是夫妻,问多了不好。可看她心情不好,于是笑道:“难得韩老头生病不管你,我上去说一声,我带你找地玩去。”  语兮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声音也开始变得遥远而不可捉摸。  头疼的厉害,她像孩子似的趴在吧台上,手指轻轻地摩挲着吧台。  酒吧门口,韩梓宸对身边的晓霖说道:“我去就好。”  男人进了大门,一眼就找到了趴在吧台上的女人,孤零零的,和这里的环境格外的格格不入,娇巧的像只嗜睡的猫。  眼里的担心和愤怒都变成了浓浓的心疼,他原本紧抿的嘴唇微微上扬,“总爱偷酒喝的小鬼。”  语兮早就醉了,只觉得身子一晃,继而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袭来,她下意识的寻找着热源。  韩梓宸低头看着她毛绒绒的小脑袋自己的胸口蹭了蹭,双手紧紧地握着自己的衣服,下意识的就问,“知道我是谁吗?”  她迷迷糊糊的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抬了抬头,却怎么也看不清眼前的男人,下意识的就嘟囔了句,“我是韩太太,我老公是韩梓宸。”  他眼底的笑更明显了,小心翼翼的抱着她,慢慢的往出走。  坐在车上的语兮难受的紧,想吐却吐不出来,头疼欲裂,她忍不住伸出手胡乱的砸着头,身体因不舒服在车座上来回的蹭着。  “不舒服?”韩梓宸因右手动不了,只能侧了侧身子,伸出左手握住她打自己头的小手。  语兮顺势靠在他的怀里,目光迷离的盯着他,委屈道:“头疼,很疼。”  韩梓宸看她那双如小鹿般湿漉漉的圆眼睛,语气不由得软了下来,连眼角都染上了温柔,“哪疼?”  “这。”语兮说着握起韩梓宸的大手摁到自己的头上。  终于不那么痛了,语兮乖巧的靠在韩梓宸的怀里,双手紧紧地拽着他的衣领。  韩梓宸看她像孩子般恨不得全身都挂在自己身上的样子,搂了搂她的屁股,哄孩子般,“动不动就离家出走?嗯?难道我没有把你伺候舒服?”  “不要说流氓话,”语兮用手堵住韩梓宸的手,“很讨厌。”  韩梓宸皱了皱眉,“讨厌?”  “讨厌,韩梓宸讨厌,大坏蛋,就会欺负我。”她的声音开始哽咽,眼眶慢慢的变红,“去他的报恩,去他的鹿城最好的男人。”  她想起了这些年的经历,想起了韩梓宸,整个人终于崩溃了,就像是溺水,越挣扎越窒息,越窒息越挣扎。  韩梓宸看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张嘴想安慰的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笨拙的伸手把她搂到怀里,拍着她的后背哄着,“没事了语兮,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  “韩梓宸也不行!”她抬头,一双小鹿般湿漉漉写满了控诉的眼睛盯着他。  韩梓宸只能答应道:“他也不行,谁都不行。”  开车的晓霖看着耐心又暖心的韩梓宸,不禁笑了笑。  二十一年了,从他五岁到现在二十六岁,他从没有在这个冷面少爷脸上看到过其他多余的表情。  他有点不适应,但很为他高兴,总觉得他落地成人了,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不可触摸的神了。  语兮做了一个梦,她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只小猫咪,孤零零的躲在街角,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夜晚。  突然在某个雨夜里,一个帅气的小男孩拾到了她,把她带回了家。  她窝在他的怀里,再也不用受冻受饿,找到了久违的温暖和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