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面条先生

第3章 怎么办

面条先生 赤耳儿 3018 2017-12-06 20:00:00
  霍心走出霍家大门,腿都软了,扶着墙缓了老半天。  怎么办?怎么办?霍心只想喊一声,苍天啊,大地啊,谁来救救我啊!  自己那疯魔的老爹老娘,想孙子都决定逼霍光找代孕,现在有一个现成的大孙子,那是势必要将孩子抢到手的。  那个奸商霍光,摆明了是为了省事为了自由,说什么霍家子嗣不能流落在外,他的儿子决不能用别人的姓,叫别人爹,一定要让孟浩然认祖归宗,呸!虚伪!无耻!孟浩然都姓孟三年了,叫了孟离三年爹,咋地,咋地吧!  霍心苦着脸,他们以前是不知道,所以不能咋地;现在知道了,是绝对能咋地的呀!  可孟浩然是水水的命啊,没了孟浩然水水就活不下去。  霍心的心力在对付父兄时已经用尽,脑子是再也动不了,车也开不了。她招手打了辆车,直奔医院,找安然。  安然听完,恨不得将霍心的脑子扒开,看看里面装的是啥,“霍心,你长不长脑子啊?水水生孩子是为了什么?水水宁愿受罪接受人工授精也不找男人,是为了什么?你们霍家是什么家庭?水水能抢的过你们家吗?”  霍心惭愧地低着头,“我知道,可当时我不是着急嘛,就想试一试,可没想到一试就成功了!”  安然能体谅霍心的心情,那个时候别说霍心她都绝望了。安然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我明白!”  沉默,除了沉默,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们都是为了水水好,可最后却害了水水。  “霍心,你说要是让你哥干脆娶了水水,怎么样?”安然突然问道。  霍心眼睛一亮,转而低下头,“不可能的,我们家你又不是不知道,水水纵有千好万好,可水水是个孤儿,没有良好的出身还嫁过人,虽然给霍家生了孩子,我爸妈也不会接受她。充其量,会给水水一笔钱!可这是对水水的侮辱!”  两人背靠着墙,止不住地叹气。霍家的强大,不是她们三个小姑娘能抵抗的。  “还是和水水说实话吧,别等着你们家上门抢孩子,打水水一个措手不及。”  “好!”  水水平静地听好友说完,“这就是你当时非得让小包子姓霍,叫你姑姑的原因!”  “嗯!”  霍心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她已经做好准备,承受水水的责备。  “知道了!”  “知道了?”安然迟疑地问水水,“这就没了,你不骂这个没脑子的家伙几句?”  水水笑地有些涩,“骂她,有用吗?”  安然摇摇头,“没用!”  水水耸耸肩,“那不就得了,没有用的事,我一向不做!何况,我知道你们是真心为我好!”  霍心搂住水水的腰,埋在水水的怀里,畅快地哭泣。  安然眼睛也红了,仰起头,埋怨道,“水水,你真讨厌,总是爱说这样招人哭的话!”  待霍心不哭,水水却板起脸,质问道,“霍心,你是不是做错了?”  霍心心中忐忑,水水不是原谅她了嘛,可还是点点头乖乖认错。  水水眼中精光一闪而过,诱惑道,“有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你要不要?”  霍心拍拍胸口,表示,“当然要!”  安然在后面敲了敲霍心的头,“水水这只小狐狸要发威了,你也不怕她把你卖了!”  霍心看了看水水,看了看安然,躺在沙发上,狼嚎,“啊!卖吧,卖吧,最好把我卖到山沟里去,就不用烦了!”  水水无奈一笑,向霍心、安然招招手,耳语了一番,“明白了?”  安然给水水一个热情地拥抱,“好样的,水水!在这种最劣势的情况下,你都能想到这种法子,酷!”  霍心则一脸崇拜地看着水水,“水水,你要是经商,和我哥对上,鹿死谁手尤未可知啊!”  水水白了霍心一眼,“还不是你惹的祸,我这是正当防卫!”  水水这面正准备着对策,霍家那面已经将水水的祖宗十八代查了个清清楚楚。  霍夫人感叹,这闺女是真喜人,可惜嫁过人,要不看在大孙子面上,让她进霍家也不是不可能。  霍先生则觉得难得,在当今这个繁华浮躁的社会,还有这样的心性,守着那份至纯至净的感情,实属不易。虽然她进不了霍家,但看在大孙子的面子上,他会为她安排好一个后路。但看了看她工作后的情况,似乎人家并不需要呢!可惜了!  霍光黑着脸看完资料,拳头攥得嘎吱生响,似乎在生气,生很大的气。  霍夫人用眼神问丈夫,儿子这是怎么了?  霍先生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啊!  男人的世界,女人不懂啊!霍夫人现在可没有心思理会儿子,她现在只想要大孙子,“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把我大孙子接回来呀?”  霍先生有些为难,先不说那女人是自己女儿的好朋友,就是看在人家怀胎十月,一个人辛苦把孩子拉扯到三岁的份上,硬抢,总有仗势欺人之嫌。  霍夫人看着丈夫脸色不好,心中也明白,这事不好办。大孙子分明就是那女人的命根子,都是女人,自然能理解。可霍家的子嗣,决不能流落在外受苦受难。一想到,自己的金孙,在外面跟着他妈吃苦受罪,她这个老心脏就止不住地疼。  【霍夫人还是少看韩剧吧,小包子表示他过的真的很好!】  霍先生抬头问霍光,“这事,你是怎么打算的?”  霍光点起一支烟,又熄灭了,霍夫人不喜欢烟味,“接回来!”  霍先生点点头,“自然是得接回来,可那女人如何安置?”  霍夫人一听,凑到霍先生身边说,“那闺女,我看着挺好的,就是命苦了点。但是人家干净有志气,和咱们心儿又是好朋友。这事人家也是受害者,你们动手时千万得注意轻重,把我孙子要回来就行,尽量别伤着人家姑娘!”霍夫人想了想,补充道,“最好身体和心理都别让人家姑娘受伤!”  霍先生一脸为难地看着妻子,“不伤着她身体这好办,可咱要抢人家孩子,怎么可能不伤害到人家心理呢?”  “接回来!”霍光看着窗外再次说道。  霍夫人看了眼脑子有点短路的儿子,“知道了,我和你爸不正商量着把孩子接回来呢嘛!”  霍先生这会儿有点明白儿子的意思,但还是有些不确定,“你说把谁接回来!”  霍夫人用你是不是傻的眼神白了一眼丈夫,刚要开口,霍先生摇摇头,示意妻子稍安勿躁。  “孩子和孩子他妈!”霍光的声音再次响起。  霍夫人这下听明白了,惊悚地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丈夫,好像在问这是什么情况?  霍先生没有回应妻子,而是站起来,走到儿子身边,看了看窗外,还是那熟悉的景色,和平时没有什么不一样,也不知道儿子这半天在看什么,“你是怎么想的?”  “孩子不能没有妈,后妈再好也绝不会好过亲妈!所以,把孩子和孩子的妈都接回来是最好的!”窗子上霍光的表情未变。  霍先生叹了口气,拍拍儿子的肩膀,“你还是没有放下.....”那个女孩。  也罢,霍先生沉思了半天,对霍光说,“你好好考虑一下,毕竟这是你的终身大事。我和你妈妈也要好好考虑一下!”  小女孩,哼,不守信用的小女孩!霍光将熄灭的烟再次燃起。  一个俗套的故事,霍家树大招风,总有那么一个不要命的将主意打到霍家头上。  那帮歹徒踩好点子,准备在霍光放学的路上,将霍光绑架,向霍家索要钱财。  那时霍光只有十岁,在自家保镖拦住绑匪后,霍光拼命地跑,摔了无数个跟头,仍咬着牙,爬起来继续跑。眼看着,绑匪就要追上来了。  一个软软的手,将即将转弯的他,拉进垃圾桶中。在黑漆漆的垃圾桶里,那只软软的小手堵住他的嘴,小手主人那双明亮的眼睛,莫名地让小霍光心安。  秉着呼吸,听着咚咚的脚步来来去去,直到没有声音,直到天渐渐黑了。一个小女孩才猫着腰,拉着他从垃圾桶里钻出来。  垃圾桶的味道实在让他难以忍受,小女孩抱歉一笑,拉着他来到一家孤儿院,请求孤儿院的大哥哥帮他清洗。  院长妈妈从霍光处得到霍家电话,与霍家联系,等霍家来人接霍光时,霍光拉着小女孩的手,嘱咐她,要等他,等他回来接她。  等霍光说服了爸妈,回到孤儿院时,小女孩已经不见了。霍光哭着拉着院长妈妈的手,要院长妈妈将小女孩还给他。院长妈妈却说,前天小女孩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已经报警了,可是没有结果。  霍光这些年没有放弃寻找,可小女孩却像从未在世上存在过一般,消失不见了。霍光一直担心小女孩会因为他而遭遇不测,愧疚和自责这些年来无时无刻不再侵蚀着他,当初他为什么不带着小女孩一起回霍家呢!为什么不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