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金城小镇人生

第二十章 南住宅里的故事,游街

金城小镇人生 凌河日出 2377 2017-12-06 19:54:28
  我小时候还实行游街。东头姥姥家附近有一家人,家里全都是男孩,而且名字里末尾一个字都是学字。于是,熟悉的人们都叫他们为大学、二学、三学、四学,四学最小,长得有点像只猴子,人们又给他起了个外号,叫他“猴子”。一天中午,听到人们说今天有游街的,我一个小孩子也不上学、不上班,没什么事儿可做,于是也跟着人们去看热闹。就见南宅粮站门口,黑压压挤满了人,我人小,个子小,方便灵活,三挤两挤,挤进了人群,往中间一看,看见四学脖子上挂着一双崭新的皮鞋,一只手拎着一面铜锣,另一只手拿着一只木头锤,后面还跟着两名背着枪的民兵。原来,中午的时候,粮站附近停了一辆拉满了装着皮鞋的汽车,四学趁人不注意,偷了两双皮鞋,结果被人当场抓住了,被打了一顿不说,还要被游街示众。只见两名民兵一脸怒不可遏的样子,十分吓人,其中一个民兵用手使劲推了一下四学的肩膀,推得他一个趔趄,厉声对四学说:自己敲锣,自己喊,让大家都来看看你这个偷鞋的!四学低着头,迫于民兵的大声呵斥,不断推搡,他轻轻地用木锤敲了一下铜锣,哐地一声,铜锣发出一声脆响,四学小声喊了一声:都来看哪,我偷鞋了。两个民兵显然不满意,嫌他喊的声音太小了,四学的后背上狠狠地挨了几下子,被呵斥了一顿。无奈之下,四学也顾不得脸面了,眼睛里含着泪水,扯开了嗓子大声喊了起来:快来看哪,我偷鞋了!然后,他又被民兵押着,挨条街道走,挨条街道敲锣,挨条街道大声喊着。大人们没人跟着,大家都忙自己的事儿去了,只有我们小孩子觉得新鲜、好玩儿,在后面一窝蜂似得跟着看四学被游街,还不断学着四学的样子,在后面跟着大声喊:快来看哪,我偷鞋了!东头姥姥家一趟房的刘云远也被游过街,只是他脖子上当时挂的不是皮鞋,而是两根苞米(玉米),因为他偷的是生产队大地里的苞米。  我们家北面趟房正对着他们家,属于前后邻居,他们家的大闺女喜欢小偷小摸,时不时地偷点这个,偷点那个,家长连打带骂的,可是怎么说她,她都不听。有一天上午,她在南宅老商店偷了一只别人的钱包,结果被人家当场抓了个现行,被揍了一顿,又被带到了街道居委会办公室。在办公室里,被偷来的钱包放在办公桌上,她靠着一根柱子站在屋子中间,周围围了一圈人,还有居委会主任等等,像审犯人一样,你一句,我一句,让她说出为啥偷钱,怎么偷的钱,偷钱想干啥等等。她站在那里,头低低的,下巴都快顶到前胸了,一双手不知所措,不知道放在哪里好,只是死死地抓着衣服角,反复地捏呀捏的,显然被这种阵势吓得不轻。  记得有一个叫小毛桃子的男孩,比我年长几岁,因为个子小,人们都喊他小毛桃子。认识他,是因为看了他的一次演出,他穿着一身新疆人的服装,带着那种尖尖的帽子,脚上穿着靴子,嘴唇上还粘了两撇黑黑的、弯弯向上翘起的胡子。只看他边唱边跳,十分吸引人,唱的什么我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一句是:大寨的亚克西!他惟妙惟肖的表演,博得观众一片喝彩声和掌声。  我们家后趟房,东头住着一家姓马的人家,两个男孩,一个女孩。两个男孩大,一个女孩最小。其中男孩中的老二,一条腿有残疾,是个瘸子,人们都叫他“马二瘸子”。二瘸子长我一辈,我管他叫二叔。当时正赶上唐山地震、海城地震,我们这里也受到了地震波及,只不过没有那么剧烈。为了防震,有条件的人家都自己盖“地震棚”,地震的时候就躲进地震棚里。别小看了这种地震棚,因为有了它,一是能够很好防震,二是能够解决人口多的家庭住房紧张的问题。地震棚因为是临时搭建的简易棚子,所以很简陋,墙都是土坯、碎石头、碎砖头砌起来的,棚子顶用破旧的木板钉的,然后在上面铺上塑料布或油毡纸,再在上面压一些砖头,就成了棚顶。小孩子睡的早,起的也早,洗了把脸,我就跑出去玩儿了。二瘸子喜欢小孩,而且特别喜欢我,老是带着我玩儿。所以,我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儿,就是去找二叔玩儿。当我兴冲冲跑到他家地震棚前,看着房门紧闭,显然二叔还没有起床,我趴着门上的玻璃往里一看,只见二叔养的一只大黄狗,从他的被窝里先钻了出来,因为认识我,大黄狗没有叫,懒懒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张着大嘴打了一个哈欠,而且还前腿支着,后腿蹬着,伸了个懒腰。再看二叔,光着个膀子,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记得有一年政府提倡给个人家养的狗办证,不办证的狗就要被打死,老百姓都习惯地说“打狗了”。我家西面的趟房住着一家屠户,他家养了一条“笨狗”,那只狗体型不是很大,但是却特别凶,每次杀完了猪,那个屠户就把边边拉拉的猪肉扔到狗的面前,那只狗吃生肉,所以非常凶狠。有一天,来了几名公安,带着枪,开着车,挨家挨户检查有没有养狗的,那家屠户的狗就栓在外面的电线杆上,见到陌生人,瞪圆了眼睛,上嘴唇向上翻着,露出满嘴的獠牙,脖子上的毛都立起来,低低地吼着,只要陌生人一靠前,它就愤怒地咆哮。因为这只狗没办犬证,几名公安也没有和屠户商量的余地,决定将这只狗用枪打死。一名公安掏出一把手枪,应该是五四式手枪,双手平举着枪,小心翼翼的,一点点向狗走了过去。那只狗一看生人靠近,又露出一副凶相,喉咙里低沉地哼着,时不时的还向走过去的公安扑过来。还没等人们看明白怎么回事,嘭地一声,枪响了,只听那只狗惨叫一声,接着只是不断地哀嚎,再也不叫了。这一枪没有打中要害,子弹从狗的嘴巴上面打了进去,从下巴出来了,狗嘴一片血肉模糊,鲜血从狗的嘴巴不断往外涌着,地上还隐隐掉落着几颗狗的牙齿。公安举枪想给它补上一枪的时候,突然,那只狗发疯了一般,一下子将栓它用的手指粗细的绳子弄断了,吓得在场看热闹的人们一阵大乱,纷纷躲闪,那只狗见了一个空隙,嗖地一下钻出人群,一溜烟向北面跑去。有好信的人想看看那只狗到底死没死,于是有骑自行车的、有骑摩托车的、也有跑着的,好几个人跟着那只受伤的狗后面去看热闹。最后听说,那只狗跑了好几里地,跑到了铁路上,被一辆正好路过的火车撞得飞了出去,等好信的人们围过去看时,那只狗早已咽了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