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巨蟒成龙

第十章十方俱灭

巨蟒成龙 驴三太子 10221 2017-12-06 20:00:29
  在我和秦钟的洞府中,秦钟又开始作画,“这都几天了,怎么不见回来,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他不会是上哪给人当上门女婿了吧?不对,那天晚上他说他在练什么新法术,撑个大伞要躲月亮,说是不要被什么找到,会被吃掉的,对了西方罗刹。为了,南映你真的被西方罗刹吃了吗,完了完了,我还等着你修成正果用天龙之血给我恢复真身。”  由于担心南映遭遇不测,秦钟急的在洞里来回踱步,不小心一连碰到了好几个瓶瓶罐罐。  “吵吵,再吵把你的腿坎下酒吃。”  谁在说话?秦钟停下脚步,左看看右看看,不见有人影,难不成是一个人呆久了自己出现幻听?  他有些累便靠在自己烧制的泥罐上歇了一会儿,把气喘匀方要起身时却把罐子碰倒了。  “我说过不要吵了,一个人在怎么比两个人的时候还吵,你这个大肉虫子,信不信我把你吃了……”  黑暗中一声大叫,对面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怪物,那是比他还丑的东西,那是个……蛆吧?这是他们初次见面时秦钟对他的第一印象,不只是个蛆还是个大蛆。  事实上站在秦钟面前的并不是个蛆,而是个沙蚕,他长到半人高,靠的就是白骨滩边那些死去的尸体,能来到这里的可不是一般人,死那的也是,他们身上有或多或少的修为,沙蚕吃了他们修为多多少少也能被他收了些,长到今天有些长膘了。  只是他可能尸体吃多了或是吃了不该吃的尸体,他异常的肥胖,肚子上的肥肉一圈一圈堆积,身上还长有绒毛,不知道是没有眼睛还是胖到没有眼睛,五官似乎也没有,他秦钟真身再怎么丑,他也是有五官的,“对面这位莫非残疾”,秦钟心想道。  秦钟真身虽然也是个虫子,但看到他时还是吓了一跳,直冒冷汗。  “这是我和南映的洞府,我想干嘛就干嘛。”大晚上的自己又一个人,刚刚还在想什么西方罗刹,现在思绪恢复,胆量也回来了不少。  “你们的洞府?搞清楚,我在这住了三百年了,你们来了才几天。”  “可我们来的时候不见洞里有人。”  “你不知道沙蚕都是在土里的吗?”  “那你要这洞干嘛?”  “我就不能有个家。”  “能啊,那干嘛非得在洞里,你土里安家就好了,在娶个大肉虫子,再生个……”再生个大肉虫子?万万不能啊,有一个就够慎得慌。  “闭嘴,你才是虫子呢,你们全家大肉虫子,老子是沙蚕。”  “我怎么是虫子呢,你才是,我们冰蚕那是神奇的物种,多少人挣破头想要得到我们,你们呢,你们被人想起的时候,是他们想钓鱼的时候吧,凭你这个头,拿来钓鲸鱼不成问题吧,我看还是小了些,你吃什么长大的,大便吗?以后再多吃一点嘛,要为广大钓鱼爱好者多做贡献。”  “闭嘴”  “钓鲸鱼你体型还差了些,钓鲨鱼你大多了,对了,你在海边呆久了肯定比我见多识广,你给说说,这海里还有什么大啊?对了,我知道可以拿你钓什么了,大章鱼,我们路过黑海时遇见一支章鱼兵,那个头拿你做诱饵正合适,不过还是要多吃大便哦,大肉虫子。”  “我叫长生,不叫是大肉虫子,我吃的是尸体不是大便。”说着沙蚕哇哇大哭钻回洞壁中,秦钟话唠本性外漏,把长生说回到黑暗的泥土中。  “呀,这就走了,我还没说完呢,虫子,大肉虫子……嘿,虫子啊!”  “再吵我把你吃了”  “我是活物不好吃死尸应该比较和你胃口,你吃饭的时候不觉得恶心吗?要是恶心的话你会这么做?”  ……  “虫子???”  “虫子???”  “干嘛?”  “你叫什么来着?”  “长生”  “长生,你好!”  “哦”  “长生,我朋友丢了,就是和我来的那个南映,他估计被西方罗刹吃了,要么就是给哪个妖精当上门女婿把我扔这了,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太没有良心了,你说是不是?……”秦钟情绪忽然低落起来,他有些担心南映。  秦钟叽叽哇哇说了一大堆,殊不知,长生因为受不了他话太多早已经回到白骨滩上觅食了。  长生回到白骨滩看见召北又在摆阵害人,有个人刚进去,再弱也不至于马上死掉,所以离开饭还有一段时间,长生像个巨大的海狮屁股一摇一摆蠕动着向海边爬去。  长生来到海边看了看自己海水里的倒影说道:“好久没有照镜子了”。可看了一会儿他却抽泣了起来,“呵喝,真的好丑”随后便是一阵哇哇大哭。  “哭什么,你生来就丑,怨谁。”身后传来老街坊召北的声音,人却一直在阵中。  长生不理他,只管哭自己的,他在海边哭了一夜,看了一夜自己的模样,越看越想哭,越哭越要看,终于等到天亮长生不哭了,召北直呼:“总算消停了”。看着慢慢升起的太阳,长生心底萌生出一个想法——减肥。  长生和召北认识了好几年了,以前还没有长生的时候,召北这阵里阵外每日都臭烘烘的,召北来了以后,海滩上就干净了许多,有长生这功臣在,召北可以舒心的害人了。召北见长生心情不好,把昨天进到阵里的一只独角兽带来给长生享用,可长生看都不看一眼。  “刚死的哦,还热乎着呢,你快尝尝。”  “不要”  “你往常不是最爱吃的吗?”  “我要减肥,以后我只吃素,在也不吃肉了。”  减肥吗?召北确定自己没听错,长生怎么可以减肥,他要改吃素那这白骨滩又要变成和以前一样臭烘烘的了,得想办法阻止才行,不过长生现在在气头上,就先随了他心意,以后再慢慢想办法让他回心转意。  “那就不吃了,那个,长生,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召北关心的问道。  “他居然说我丑”长生满脸气愤。  “那个大肉虫子”  召北不解,大肉虫子?不就是他自己?难不成他自己说自己丑把自己给气倒了?“岛上还有其他蚕兽?”  “前几天把你打跑的那两个”  “这么说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他不是我敌人,他是我恩人”  “怎么就变你恩人了,他说你丑诶”  “那是为了让我看清自己,让我变得更好”  “这智商,那长生你好好减肥,我先走了”,召北把独角兽扔进海里又回到阴灵阵里去,他相信早晚会把长生劝回来吃肉的,在他认为长生的丑和他吃什么无关,和长得胖无关,他是天生的丑,没救的。  在潇湘和红玉的庭院中,南映因失血过多晕倒在枯井旁,等姊妹二人发现时,南映早已全身冰冷奄奄一息。  “姐姐怎么办?”  “放一点血给他喝”  “我们乃上古神兽,他区区一个灵蛇受的住吗?何况他现在修为尽失。”  “没办法救人要紧,先扶他进去”  说着两人就把我扶到屋里,隐隐约约中我仿佛看到有人割破手掌,将血滴进碗里喂我服下,不知道是红玉还是潇湘。  凤凰血属阳,乃是至阳至刚之物,我灵蛇一族乃是冷血动物,如此,刚一服下,我仿佛要被火烧死了一般,时而冷热交替,时而半身冷半身热。伤口在喝完血后奇迹般的就自己愈合了,可身体的疼痛之感如蛆附骨久久不散。  我疼的满地打滚,时而满身是汗,时而浑身哆嗦,若果只是发冷发热就好了,我相信我还能承受得住,可这还伴着噬心之痛,随着身体的冷热变化疼痛感忽强忽若。  或许转移注意力会是个不错的法子,我趁疼的最强烈的时候,将头使劲的往桌脚上磕,却被潇湘误以为是寻死,她抱着我不让我继续撞头,哭喊着对我说道:“映儿,我一定会救你的,你不用怕,先等红玉回来好吗。”  若是外人给我喂这东西我铁定以为他要害我,只是她们姊妹二人是不会害我的,我却却如此这般煎熬,简直冰火两重天,我被烧得糊涂不省人事。再醒来时,我们已经来到一座山谷中,这里满是兰花,花枝又大又粗,花朵又圆又满,叶片青绿饱满长势非常好。  我从昏迷中醒来,扑鼻而来的兰花清香让昏胀的脑袋清醒了不少,身上的疼痛感已经消失,  “映儿醒了!”一条黄金大蟒朝我而来,来到跟前化成人形,是个女的,模样倒是不错,只是媚了些不和我胃口。  “不知是哪里的姐姐?”  “娼妓而已”  啊,我有些反应不过来,哪有人说自己是娼妓的,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开口说什么。  “你就是那个不知死活用水木星位挑战金星位的虺?”  “我是虺前几天打了梵音修为被散尽,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我。”  “对就是你,你不知道我是谁吗?”我摇摇头,她又问:“你娘没有和你说起过?”我还是摇头,“也对,你还没有出生就惨遭家变,谁会跟你说那些风月的故事,我是你娘的情敌,得不到你爹,我一定要等到他儿子。”  完了我被我娘的情敌看上了。  “那个,姐姐……”  “叫我苏木”她纠正到。  “苏木,我怎么会在这?”我只想把话题赶紧扯开。  “自然是那两只没用的凤凰把你送来的,也省的我去找你。我本来还想再等几年,等到你成年为止,我再去把你找来,想不到你虽未成年却已经出落到如此地步。”说着就来掐我的脸。  “出落不是形容女孩的吗?我没读过书你别乱用词语,会教坏我的。”我借机躲开还是没能躲过去,只能任凭他捏着脸。  “怎么怕我教坏你呀?不要怕,多得是我要教坏你的东西。哎呦呦看看吧!好一张俊俏的小脸,比你爹强多了,还好没吊死在你爹那棵树上,要不然损失就大了。”  “姐姐我还小”我简直是昧着良心说瞎话,对潇湘和红玉想入非非时可可没说自己还小,还巴不得自己一夜长大呢,这会儿为了躲避这女人,我却装起小来。  “你闲我老?”苏木面露狠色。  我怎会闲她老,她再老能有潇湘和红玉老,拜托,人家与天齐寿。我只是不喜欢这位苏木而已,可又不能明说,我现在废人一个,硬不起骨头。我苦笑,我的命怎么这么哭,一次也没顺过。我向苏木解释道:“没有,我觉得再过两年再谈这种事情会比较好。”  “也是,那我便在等你两年。”  我如释重负,可我还是有被贼惦记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你刚刚说什么星位是什么意思?”  “战值等级啊,你不知道?”  “不知道”  “你法术谁教的?”  “我自学的”  “猛,不愧是我男人”  头疼,怎么又扯到整个话题,我不说话,看她还能说什么。  “我虽能救你一时却救不了一世,男人还是要有些本事才行,要恢复你的修为,那两只没用的凤凰比我在行。你暂且跟她们回去,好好修炼,再过两年,等你成年了我们就成亲,别忘了,你身上流着我的血。”  真是越说越离谱,说人没用,她自己怎么不上,还有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身上就流着她的血了。“我怀了你的孩子?男人也可以怀孕?”我吃惊的瞪大了双眼,等着她的解释。  看到我满是惊讶,苏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凤凰血救了你的命也差点要了你的命,我给你输了血,救了你一命,你现在身上可不就流着我的血吗。”原来如此吓死我了,那她也就是说我身上除了我自己的血还有树木黄金蟒一族的血,我还喝了凤凰血,三者好不好有不好的反应呢。不现在没事,总之没有怀孕就好,天道有别,男人怀孕成何体统。  “你好好歇着,明天带你去找一样宝贝。”  “什么宝贝?”  苏木笑而不语,把我按回到床上,自己就在一侧睡下,这潇湘要是知道我第一次和女子同床共枕对方竟不是她,她会不会生气,会?不会?会?不会?想着想着也睡着了。  翌日清早,我、苏木还有潇湘姊妹二人来到谷里的一个山洞前。  “这什么洞?红玉问什么到。  “山洞”  “我知道”  “知道你还问”  “那山洞不是得有个名字吗?”  “就是个山洞”  ……  就为这事,她两吵了半天,进到洞里方才消停。  我问苏木道:“你说要找的宝贝就在这?”  苏木不说话,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我不要说话,就把我拉到一旁的岩石下躲了起来。我不解起身要去找潇湘,却又被她拉了回来,随后只听苏木大喊一声:“十方俱灭”,我们正前方漆黑的洞中赫然出现一只庞然大物。  他浑身铠甲覆身看着坚硬无比,他身形巨大,想必有我五六个我的身高长,手长脚长,仿佛架在在那里,头上长有红色的鹿角,好大的鹿角,想必已经长了好些年了,如王冠一般,骄傲的立在他的头顶上,他通体上下泛着淡淡的蓝光,如此魁梧的怪兽,却像个螳螂一样走路,难免失了一些霸气。  十方俱灭?我可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我只记得,那日见到这怪我时,潇湘和红玉眼里复杂的神情,似乎有些兴奋,又似乎有些恐惧,我全然不知,她们奋力一战全都是为了我。此战凶险,全都是苏木的诡计,她明明有别的法子取到十方俱灭,却偏偏逼她们姊妹二人硬取。  那日,姊妹二人在前面浴血奋战,苏木却笑嘻嘻的问我:“你猜,上古神兽对战上古魔兽哪个会赢?”  二比一?貌似姊妹二人占了优势,其实不然,我看得出她们打的很吃力,我虽然修为尽失,俨然是个废人,但做为男人,看不了心爱的女人在我面前受苦。  我冲出去要去帮姊妹二人,却被十方俱灭一脚踢到岩壁上,撞了个头破血流,我口吐鲜血被苏木扶起,我欲上前,又被她拉了回来。只见她从腰间取出一个水壶,大喊一声:“十方俱灭,收”,咻的一声,那个十方俱灭就被收进水壶里去了。  收了十方俱灭,她不感到高兴,却神色有些异常,姊妹二人立马给她渡了仙力,苏木马上就对水壶施法,我不敢打扰,只好在一旁守着,不让她们被打扰。这一守就是整整七七四十九天,七七四十九天后,苏木从水壶里取出一件兵器,确切的说是个蛋,可她们三个都说是件兵器,三个女人一台戏,我心里有疑问却不敢直接问。  比起那颗蛋,我更好奇的是苏木的水壶,据说炼妖壶。  炼妖壶,古称九黎壶,乃上古异宝之一。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据说能早就一切万物,也有惊人的毁坏力量。内部有着奇异的空间,空间之大好似能将天地收纳于壶内。持壶人的能力越大炼出来的宝贝就越厉害,持壶的能力比所炼的东西能力小时,就容易被反噬,所以苏木才有些神色异常,三人合力炼出一件神兵利器。  苏木有些虚弱,勉勉强强的将十方俱灭取来交到我手里,“喏,聘礼,日后成亲嫁妆也是少不了的。”  这苏木让我大开眼界,为了把自己嫁出去,又准备聘礼又准备嫁妆的,老女人都这样吗?  我心里满是疑惑,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却不大明白这是什么,可看她们三个人的神情,好像都知道是什么,而且还很重要的样子。  红玉解释道:“这是十方俱灭,持掌者不但威能奇异,更可以移形遁隐,未卜先知,当然,前提是神兵肯认你做主人。”  潇湘接着红玉的话说到:“十方也就是十大方向,上天、下地、东南西北四方、以及生门、死位、过去、未来。传言神兵中暗藏天机,你万万不能试探,否则十方俱灭兵毁人王,到时心胆俱裂谁也救不了你。”  这么厉害的东西居然能到我的手里,看来老天待我不薄,她们三个人为了我付出那么多,此刻的我有什么可以偿还的,只好就对跪下,道了声“谢谢”,方能稍稍有点心安。只是手里的这个蛋真的是那么厉害的神兵,不就一个鸵鸟蛋而已?  三人中苏木功力最弱,比不得上古神兽,却死要面子的逞强,明明虚弱的连路走不稳,却还是装的跟没事人一样,“不用谢我,我还等着你八抬大轿把我娶进门呢,我可不想嫁给一个整天被人欺负的大蟒蛇。”  我笑而不语偷偷打量起红玉和潇湘的反应,她们听苏木要我娶她也没什么异常表情,比如吃醋啊,平静得很,终究只是拿我当孩子吧,这样想着,心里难免有些小失落。  “苏木姑娘接下来怎么打算呢?”潇湘问道。  “我要去漂浮森林,你们仨哪来的回哪去,该干嘛干嘛,南映我会去找你的”说着便强装没事的离开洞里,我欲上前把她追回了,却被潇湘拦了下来。  “她有她的骄傲,你不要去打扰,再说她有炼妖壶,不会有事的。”我这才安心让她离开,不知为何,对潇湘的话,我总是习惯性的言听计从。  “那我们回去吧!”红玉道。  潇湘担忧着,有些担心我们下一步该去哪,“回哪呢,得从长计议,万一梵音回来,再带个帮手,我们没有办法应付的。”  她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我已经没有修为,即使有,经此一役我深刻认识到,我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打不过就躲着吧,“不如去我那吧,那里人烟稀少就我和秦钟两个人,以后我们再慢慢做打算。”  “暂时也只好如此了”,她们同意我的建议,同意跟我回家,我一直以为洞里除了我和秦钟再无他人,可没想到回来以后却多了个长生。  我的伤刚好,红玉充当我的坐骑载我回洞里,潇湘断后,两个人都恢复真身在天空飞行,我们降落在洞前,正好秦钟在为长生制定减肥计划。从饮食到运动,事无巨细。  “看来我不在,你过得很舒心。”看得出他准备大发雷霆,却在看到我身后的潇湘和红玉后,一个字儿也蹦不出来。  我知道他在害怕什么,这一次我也不再逗弄他,赶紧向他解释:“我被人打到修为尽失,她们两个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所以回来躲躲,你忍耐几天。”  听到我受伤,而且潇湘和红玉还不是对方的对手,秦钟满是担忧:“伤你的人,是不是最后见你的那个晚上你说要躲着的西方罗刹?”  “不是西方罗刹,他叫梵音,瀛图岛上的人”  “那我们要离开瀛图吗?”  “不急,他也重伤,我们是怕他找了帮手我们三人难以应对。”  “那现在怎么办?”  “把法术和修为全都补回来”  只顾着和秦钟说话,竟然冷落了客人和新朋友,我走向潇湘和红玉将他们引到洞中休息,喝了些水,秦钟和长生随后也跟进来了,我介绍道:“秦钟,之前见过的。这个是……”长生我不认识,只好等着秦钟介绍。  我看了秦钟一眼,他也明白我的意思,却结结巴巴说不顺溜,“这个,这个是,长……长”。  “我是长生见过两个姐姐”,长生礼貌的打了声招呼,“有客人我就先走了,改日再来拜访”。  “好”我应了他一声,看着他一摇一摆的晃动着身上的肥肉向门口走去。  “你去哪里?”秦钟和他说话却不见他结巴。  “海滩”  “时间还早,我去送送他,回头我打猎回来做饭啊。”  这货逃命似得离开洞里,我们一路奔波,也乐得清静,就此歇息,等秦钟晚上回来做饭给我们吃。  潇湘和红玉为了给我炼十方俱灭耗损了不少修为,这会儿已经躺下休息了,离开了怎么久,我以为回来后就再也见不到秦钟了,心想他会离开。可他却还在这里守着,还把洞里重新布置过了,这里焕然一新,不再是原来那个光线不足的阴暗小洞。这里现在明亮舒适,少了分冷清,多了分温馨的感觉。  母亲、师父、长老、秦钟、潇湘、红玉、苏木,有这些人在我成长的道路上陪着我,即便痛苦,但还有依偎。对了,不知道长老怎么样了,是和母亲和师父一样沉入芊池湖底,还是被幻世之境的人抓了去呢?  据潇湘的话说,之所以把我送到苏木那去,是因为灵蛇和黄金蟒是近亲,还是表亲,她把她的血分了一半给我,仙力也耗损不少,不知道他现在还好吗?  摸摸怀里的蛋,得尽快让他孵出来才行,为了爱我疼我的人,我一定要变强,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保护他们不被欺负,自己的正义只能自己去伸张,幻世之境我一定会回去的。  我打了鸡血一般,明明刚刚还犯困,现在却精神无比。  这洞里虽然焕然一新,很多东西都被换掉了,好在来时的家当还在,我轻手轻脚,慢慢走到洞口的杂物柜上,取下最顶上的木箱,就是师父给我留下的那个,打开木箱我将里面没穿的僧袍取出,又慢慢回到床上。  还好没有丢掉,我小心将僧袍展开,把十方俱灭包了进去,严严实实的裹了好几层,随后我双腿交叉轻轻坐在上面,取出神农卷轴从第一卷开始重新学起。  不试不知道,一试才发现是我错了,我想的太简单,我以为重新学的话就会像刚开始学的时候一样,学会了修为就长了,可现在并没有,这些我早已烂熟于心法术,我即使重新在练一遍,也感觉不到有任何的作用,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变化。  一连好几个时辰,我一遍遍尝试却一遍遍失败,我从未受过如此挫折,这比死了还让我难受,这种无力的失败感像无数个小蚂蚁一样啃咬我的每一寸骨肉,蚕食着我的意志。  天色渐晚,秦钟回来了,怀里一篮水果,左手还提着两只野兔。我心志受挫,脸色自然不好,秦钟一眼就看出来了。  见我坐床上的姿势与以往有些不同,秦钟极力的压低声音跟我说道:“你干嘛呢?”  “孵蛋”  “哈?”  秦钟看着我,我看着他,这小老儿有阵日子没见还真是有些想他了。仿佛看出我的心思,他轻轻放下手里水果和兔子,“我们谈谈”,招招手示意我跟他出去,我将十方蛋抱在怀里蹑手蹑脚跟了他出去,来到洞口时还是不争气的踢倒个陶罐。  我们来到洞口不远处的开阔地,这里一眼望去,这个白骨滩尽收眼底,长生还在海边艰难的向前爬着。  “怎么了,跟我说说吧,这几天你经历了什么,让你怎么没精打采。”  “我错了”我没用的哭了起来,可是现在除了哭,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方法释放我的情绪。  良久,秦钟开口道:“没事,我不怪你”。  好家伙,我这般无助,他看不出来吗?是兄弟的话,不是应该上来抱一下或者安慰什么的吧。我气急,“我没有对不起你啊”,把话给顶了回去。  他没有继续怼我,我才发现,他刚刚说那句话不过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就是为了安慰我嘛,我太不成熟了。  “我以前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了是吧?因为有了神农卷轴,就可以天不怕地不怕,却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席地而坐,不管地上脏不脏,一屁股坐了下来,秦钟也跟着坐了下来。  “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不愧是跟了我几年的兄弟,问的问题总能直撮要害,可我却不敢回答,我不敢承认自己是个废人,靠自己根本不行,还一直连累身边的人,我就是个天降灾星。  “你也别慌,不是还有两大神兽的嘛,他们都还没有出手呢,你着什么急啊。”  呀!这大肉虫子怎么跟我肚子里蛔虫一样,我想什么他都知道,我呆呆的不敢说话,怀里抱着蛋的力度不知不觉紧了三分。  “好好孵你的蛋,等那两祖宗休息好了,肯定有法子帮你。”  “哦”难得我在他面前这般柔若的样子。  “你重新修炼有多久了?”  “就几个时辰,你出去以后不久到刚刚你回来。”  “什么鬼啊,这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我还以为好些日子了呢,滚回去,今天晚饭你做。”秦钟难得对我发脾气,可我不觉哪里做的不对啊,可我还是多多少少被他气势吓到了,没了修为以后,我感觉我似乎变得懦弱了许多,极度缺乏安全感,以至于连秦钟都怕。  我屁颠屁颠跑回洞中准备晚饭,我可没做个饭,想必今天晚上会是个难熬的夜晚,但愿不要有人拉稀就好。  回去的路上我拾来一些柴火,堆在洞口,时间还早,我看到远处是树林有蘑菇长出来,这阵子消耗过大,的努力补补才行。  脚下的步子不知不觉快了许多,来到树林里,我脱下长褂,铺在地上,将一朵一朵收集来的蘑菇往衣服里放,足足采光了一片树林的蘑菇,这下可以好好补一下了。  回到洞里天色已晚,为了不影响潇湘和红玉休息,秦钟把锅搬到了洞外,这会儿已经把兔子收拾干净了。  见我回来秦钟看了一眼我肩上扛的包,“拿了什么回来?”  “蘑菇啊”,我将蘑菇放到他旁边,打开长褂,自豪的介绍起来,“这些都是我采的蘑菇,你看看多大,看这颜色多鲜艳多好看。”  我自顾在那说着,却发现秦钟在偷笑。  “笑什么?”  “你采这些蘑菇干嘛”  “吃了,补身子啊!”  “你确定不是想把我们毒死然后给长生补身子?”  “你什么意思”  秦钟走到我身边,捡起一朵蘑菇,“喏,毒蘑菇,这个也是,这也是……”不到一会儿的功夫,我采来的整整一袋的大蘑菇就只被他留下二三十朵。“一边去吧,今天晚上让你们吃顿好的。”  我识趣的让开,做一些添柴加火的事。  看着满地的毒蘑菇,我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细细回想也没有采过蘑菇的经历。  夜色沉了了下来,山里冷清清的,我把潇湘和叫醒吃饭。  主菜野兔炖蘑菇,看着卖相不大好啊,可秦钟把他吹的天花乱坠,如何如何大补,如何如何对身体好,把菜端上桌他自己却跑了,“补……补啊”,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他向来如此?”红玉看着他跑开的方向问道。  我不好出卖朋友,总不能把他当年调戏她们姊妹的事儿给他说出去吧,“没,见到漂亮女人才这样”。  我真是绝顶聪明,又拍了马屁,又把事情瞒了下来,可惜还不是废人一个。  “上次你采的灵芝还有别的吗?你带来那两朵都给你用完了。”潇湘问到。  “有,还很多呢”  “叫你朋友取来,只管挑大的取来,以后每天日日开水煎服,一会儿我传你个口诀,你加以练习,不出半年,破散的修为就能补回来了,修为要补,法术也要提升,从明天开始我教你上古仙术。”  我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我笑着不知道该什么才好,“谢谢潇湘姐,谢谢红玉姐”,除了说谢谢,我也想不出其他话来说。  “那些个伞盖大的灵芝少说也有几万年,可都是大补的灵药,你能吃多少就吃多少”  “知道,姐姐也需要补补身子,映儿到时候和姐姐一块吃”  当我知道有法子救我的时候,我哪里还吃得下饭,蘑菇而已,怎么能比得上万年的灵芝。我记得灵芝生长的地方,我现在只想赶紧过去取一些回来熬水喝。  潇湘总能看穿我的心思,“天黑了,明天在去吧,何况你修为散尽,万一遇到什么人来挑战,你没法应对。”  “这个你不要担心,我去海滩找秦钟和我一块去”  “那你去吧!注意安全,天黑小心四周……”  从潇湘同意我去的那一刻,我便起身跑了,她的话没有说完我就已经跑远了。我向海滩径直走去,原本还以为召北还会设障拦住我的路,没想到却畅行无阻,想必是上次被我唬住了。  来到海边,秦钟在一旁得到大石头上睡觉,长生好像在搬运什么,走近一看,才看清他在搬运白骨。回想白天他和秦钟在制定的减肥计划,所以他现在应该是在运动吧!  “长生”我叫了他一声,我站在他身后,他身子大又宽很难发现我,他艰难的转过身对我呵呵一笑。  “南映哥哥”  “长生在做运动?”  “是啊”  看看还在熟睡的秦钟,叫起来倒是容易,可他今天给我们做饭肯定累了,我便不舍将他叫醒,怪了,若是从前,就这点事儿,我怎么会为此体恤他,今天就让他好好休息吧,约长生和我一块去就行了,反正他需要运动,帮我搬灵芝也是可以的。  “长生可以帮哥哥个忙吗?”  “哥哥你说”长生降头对着我的视线,我看不到他的眼睛,兴许他在看着我也不知道。  “我要去采灵芝,你能陪我一起去吗?”  “这有什么,我还当什么困难的事儿呢,是不是山里那块灵芝地啊!”  “对对,你知道。”  “我开始胖起来就是以为吃了那里的灵芝,可是可以救命,你们谁受伤了吗?”  “我还有那两个姐姐都受伤了,都需要灵芝来补身子。”  “那走吧”  夜里灵芝地中,在灵芝地里找了半天,决心要找一个好的回去,这些灵芝我是一点会把他们吃个光光,这第一餐吗还是要讲究一下的,选定一朵,我准备将他带回去。我撸起袖子,收紧裤腰带,准备大干一场,长生就在我一旁选。  呃……,我已经虚弱到这种地步,连一个灵芝都拔不动?呃!我又加了三分力依旧拔不动,上次我来轻轻一拔就能拔起来,今天怎么都拔不动。我感慨光辉的岁月一去不复返,我满头大汗依旧不肯放弃。  “我来吧”长生对我说道,我不好意思给他让了道,他没有我上次拔的轻松,看出也用了不小的力气。  我们一人一多灵芝,准备班师回朝,可洋相又来了,我居然连灵芝也提不起来,最后,在皎洁的月光下,一个肥嘟嘟的沙蚕左右两肩上各自扛着一把灵芝伞,气喘吁吁地向前走着,对不起,先生,我无能,你就权当减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