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莞尔一笑,邪王邀妻一世缠绵

第二十四章 有仇必报(上)

莞尔一笑,邪王邀妻一世缠绵 子花柚 1365 2017-12-06 19:51:36
  “尔尔,你要不要去跟花族长打个招呼?”  从风染一族到月灼一族刚好要经过花残,花残一族的王宫地带和它的名字一样,是一片茂密的森林,鸟语花香,又靠着海边,是四族之中最适宜居住的地方,四季如春,空气清新。  刚好路过花残一族,所以月长亭还是很乐意让卿尔陪陪家人小住一段时间再回去的。  “我就不去打扰他们了,免得母亲到时候又舍不得我,不过,我确实有一个人想要去拜访。”  花卿尔冷眯了眯绯红色的眸子,很长时间没有回过花残了,某些兄弟姐妹,她甚是想念呢!  嘴角勾起一丝邪肆的笑容,“亲爱的,介不介意陪我去一趟齐王府呢?好几日不见我的几位堂姐,甚是想念呢!”  月长亭挑眉,“嗯哼,花听颜?”  “没错!”  ……  花卿尔说过,她不是一个软柿子,她不会主动去陷害谁,但是若是有人踩在她头上拉屎,就别怪她六亲不认了!  齐王府。  “哟!月族长,公主大人,不知您二位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真是惭愧啊!”  月长亭和花卿尔带着一众侍卫走进齐王府,两人一个俊男一个美女,真是十分般配,光是这走路都带风的气势,就让齐王府的下人都不敢抬头。  “来来来,二位快坐!”齐王一脸狗腿的样子,主要,他们俩的身份他都是惹不起的。  花卿尔和月长亭默契的冷着张脸,一同坐在待客的红木雕花椅子上。  “不知月族长今日远道而来是所为何事呢?”齐王也不再客套,直接开门见山,他非常清楚,这两人绝不会没事找事的跑到他齐王府来。  “本族长是陪尔尔过来的,你问尔尔吧?”月长亭优雅的笑了笑,高贵冷魅。  “哦?是公主大人啊,不知公主大人有何吩咐呢?”  “吩咐倒是不敢,本公主今日来这里只是为了带一个人回家。”花卿尔玩味的笑了笑,绯红的眸子泛着邪肆的光芒。  “带人回家?老臣愚昧,还望公主大人明示。”  “啪啪!”花卿尔望着门外拍了拍小手,只见一个浅绿色的身影走了进来,漂亮的朱红色大眼睛泛着泪光,嘴角却勾起一丝伤感的淡笑。  齐王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叶儿!”  “父亲!”花听叶快步走向了齐王。  齐王也赶紧站起身来,高大的身子微微有些阑珊,“叶儿!我的叶儿,你真的是叶儿吗?”  “是的父亲,您看看我,我是叶儿啊,我好想您呐!”  花听叶抓着父亲的手贴在自己脸上,这一刻她真的太高兴了,以前不知道父亲对她的好,总是任性,胡闹,永远是父亲为她收拾烂摊子,这次经历了这么多,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她现在不会再胡闹,她只想好好陪伴爱她的父亲。  “孩子,我的好孩子!”齐王将女儿紧紧的抱还怀里,眼里的宠爱毫不掩饰。  一段寒暄之后,齐王整理好自己有些失控的情绪,一脸笑意的问道,“公主大人,当初老臣还以为叶儿她……,现在叶儿居然完好无事的出现在老臣面前,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花卿尔看了一眼花听叶,笑而不语。  花听叶赶紧回应道:“父亲,以前都是女儿太不懂事了,公主大人当时并不是真的将我毒哑,也不是真的将我杀死,只是为了给我一个教训,让我明白一些事情,经过这次,女儿已经完全明白了,父亲不用担心,我真的很感谢公主大人!”  齐王听闻似乎有些不可思议,毕竟花卿尔是出了名的废柴,但是现在她做的这些,足以让他改变之前的看法,赶紧单膝下跪双手握拳,“公主大人,真是让您费心了,您真是宽宏大量,以前我这不孝女那般不懂事,您都能原谅她,还用心的教导她,老臣也深知没有什么可以报答您的,请您接下老臣一拜。”  花听叶也赶紧一同父亲跪到花卿尔面前,她是打心底感激花卿尔,是花卿尔让她有了第二次生命。  父女两人默契的对着花卿尔郑重的一拜,花卿尔倒也不矫情,大方的接受。  两人拜完之后,齐王爷又盛情邀请花卿尔二人留下里吃顿午饭,花卿尔笑而不语。  默默算了一下时间,勾唇一笑,快了,估摸着,这时候花听颜应该也快要过来了。  果然,只见一个淡粉色的身影急匆匆的走进齐府待客的大厅,看到眼前的四人花听颜的眸子写满了不可思议。  “姐,姐姐?你不是死了吗?”花听颜做梦都没有想到花听叶居然没有死,这件事情都过去好几个月了,花听叶居然出现了!这简直,太荒谬了!  “嗯?妹妹,听你这语气,是很想我死咯?”花听叶赤红色的眸子泛起一丝寒意,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任意花听颜摆布的蠢货了,她现在,已经完全看清了她这个妹妹的虚伪面具。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妹妹很是想念姐姐呢!”花听颜可爱一笑,虽然内心简直恨透了这个姐姐,但理智告诉她现在是绝对不能露出真面目的!毕竟,她一直暗恋的月长亭也在。  “颜儿,怎么这般无礼?没看见公主大人和月族长都在么?还不快快行礼问安!”花听颜这个女儿一直都是齐王最放心的,真不知道为什么今日花听颜连最基本的礼节都忘了。  “抱歉父亲,女儿也是太想念姐姐了,居然一时忘记行礼,是女儿的错,但公主大人和月族长哥哥这般大度的人,想必不会计较吧?”  花听颜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十分楚楚可怜,叫人根本就不忍心责备,“颜儿给公主大人行礼了,大人万福金安。”  “颜儿给族长大人行礼了,大人万福金安。”  “姐妹俩好久不见,本族长自是不会介意,起身吧。”月长亭优雅的笑了笑,十分平易近人的样子。  花卿尔心中暗暗白眼,这个男人当着外人总是一副温文尔雅翩翩公子的模样,刚认识他的时候还真以为是个温柔公子呢,其实就是个腹黑男,切,做作!  “颜姐姐你来的正好,本公主刚好有事情找你呢!”  花卿尔看着花听颜勾唇一笑,绯红色的眸子泛起一片冷凌的光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