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安元皇后

第三十一章 妹妹

安元皇后 玲临林 3063 2018-01-14 19:45:00
  荷湖楼二楼,地字号包厢——  陈鸳淑私以为,魏轩朗的幺妹自然得姓魏才对,但她又是化名而来,自然得随魏轩朗姓武,因此她姓武名秦,武秦是也。  而她为何会出现在此还与薛子苏在一起?据薛子苏讲是因为几天前她饿晕在薛府门口,薛父见她可怜才接入薛府,而现在薛子苏是在陪她熟悉京城,至于她大哥,倘若陈鸳淑不提起他的去向,她大约都快忘了罢。  不过陈鸳淑本人觉得这个饿晕在薛府门口的借口有点烂——岂止是烂得一星半点,简直是烂得糟糕透顶。  但对于此事陈鸳淑不做出任何评价,只是这魏轩朗与薛子苏的关系有些奇怪,连带着这位所谓“公主”也十分奇怪。  “话说武公子应该在后天便可启程回京了。”包厢内,陈鸳淑坐在薛子苏身旁,笑吟吟道。  本来武秦坐在对面一脸不忿的模样,闻此言立马坐直,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陈鸳淑觉得要么武秦不喜欢魏轩朗,要么这武秦就是假的。  “为何我未听闻?”薛子苏低声道。  陈鸳淑自然不会说是魏轩朗早些天送来的信里头说的,“我大哥家书说的。”陈鸳淑笑眯眯地扯个借口。  薛子苏微蹙的眉头,立马松开,换上了谈笑自若的模样,“说来,也是好久没见燕羽兄了。”薛子苏还是适合笑意盛开的模样,看起来颇些潇洒的味道。  陈鸳淑与薛子苏谈笑风生,自然没注意到武秦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如若陈鸳淑注意到,大约便会知道武秦怕是喜欢了薛子苏。  大约半刻钟后,武秦猛地站起,陈鸳淑与薛子苏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  “我想回去了。”娇娇公主娇蛮道,看起来蛮不讲理的模样。  薛子苏皱眉不悦的模样,但还是说道,“菜还没上。”薛子苏还是温文尔雅的模样。  武秦闻言瞪了眼薛子苏,又是愤愤不平地瞪着陈鸳淑,一脸怒意,也对她充满了敌意。  而在谈话间,门外的小二敲门送菜入内,武秦气鼓鼓地坐下。  陈鸳淑见此乐了,心道,原来不管是几岁的女子都喜欢吃此等无厘头的醋,不过,上辈子,她就受够了,“子苏哥哥。”她的声音放柔了三分,她平生最是讨厌这种无由来的敌意,不过一想年纪,还是放宽心好。  薛子苏看了她一眼,笑吟吟道,“淑儿,何事?”模样温和。  “我想吃虾。”陈鸳淑温温柔柔地看着虾,对着薛子苏道。  薛子苏看了眼离她颇远的对虾,便是毫不犹豫地伸手剥虾,实际上薛子苏在家里不过是仆人动手,而他则是饭来张口罢了。  陈鸳淑看着碗里的虾,倒是颇为惊异,她原本只是想薛子苏夹个菜而已啊。  不过看着对面的武秦眼都快瞪出来了,陈鸳淑想,这还差的远呢,人家正儿八经的未婚夫妻,你至于么?  武秦摔筷子道,“子苏,我也要虾。”嘟着嘴,意思是薛子苏要替她剥虾。  薛子苏掀起眼皮,温言道,“武姑娘,大虾就在你面前。”语气到神情皆是温润的神情,说出来的话却没多温情。  武秦闻言气呼呼地扒饭。  其实武秦身材高挑,相貌端庄,细看下来倒是与魏轩朗有三分相似,只是脾气忒娇了,而且还对初次见面之人不明不白地发脾气,总而言之陈鸳淑十分不喜欢武秦此人了。  一顿饭下来,武秦皆在对薛子苏挤眉弄眼,奈何人家心有明月不爱红纱,武秦看起来像是蔫了,看起来的确是怪可怜的,可惜陈鸳淑没有同情心。  用完膳,陈鸳淑连余光都懒得分给武秦了,人待她好一分,她便待人好上三分,人待她不好,对不起,她连看都不想看到此,这武秦可能不过是小孩子脾气而已,但陈鸳淑还是不喜欢这种人。  “过几日,我休沐时,便与你去西郊如何?”薛子苏提议道。  陈鸳淑心情不错,便答应了,“嗯,好。”陈鸳淑亦是微笑。  薛子苏笑着,给三人都添上了茶,可言语间两人不约而同地忽略了在座的第三人。  然后谁也没注意到,武秦的眼神变得有些异常。  陈鸳淑还在与薛子苏说话,外头便有一小厮敲敲门,推门进来,是二个仆从,毕恭毕敬道,“少爷。”看来是薛家的。  “何事?”薛子苏沉声道。  “大人叫您回去。”小厮低着头道。  薛子苏点点头,“知道了,下去罢。”  小厮应是,顺手带上门。  薛子苏转头便问陈鸳淑,言道,“我先送你回府,嗯?”尾音上扬。  陈鸳淑摇摇头说:“薛大人现在这么急找,肯定有事,你先回罢,我同春绘她们再逛逛。”他们二人家虽在一处,但陈府在后,薛府在前,送她回去还得折返,没这个必要,且现在京城也没几个不长眼的真敢惹陈氏。  见薛子苏还是一脸不放心,陈鸳淑添句,“薛大人在催了。”薛子苏只能无奈地带着武秦他们走了。  不过,这武秦倒是临走时也对她没什么好脸色。  陈鸳淑便是诧异,这人为何要敌视她,好像也没什么仇恨罢?想来也只能是因为薛子苏。  而她以前倒是没少经历过这样的莫名仇视啊,不过要不是看在武秦的兄长是魏轩朗的份上,陈鸳淑便是一定要跟她计较计较,然陈鸳淑想来,不过将来厉武二国如何,起码现在陈家依旧欠着魏轩朗的情,成,她就大人有大量一回。  当然,日头毒辣,陈鸳淑因计划有变,硬生生挨到申时过才回府,然后也没谁说她。  七日后,午时许,陈府饭厅——  “月乐姐要和齐公子成婚了?”陈鸳淑声音颇大。  陈居言白了她一眼,拿起筷子道,“你就不能小声点。”陈鸳淑撇撇嘴,“我这不是高兴嘛。”端起碗吃饭。  那日薛子苏说要带她出去玩,到现时亦去践行,不见人影,因此陈鸳淑这几日乃是无所事事至极,倒是陈居言为她带来个好消息——十月中旬,何月乐与齐青择完婚,虽然时间仓促一些,但也是两家早前商议好的,只是没来得及就出了事,现在重新拟定日子,便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毕竟两家实在门当户对。  陈鸳淑是真的高兴,高兴得多吃点饭。  “对了,大哥他们应该在十日后便抵达京城。”陈居言突然道,现在没有长辈或兄长在场,陈居言的话便多了起来,还边吃边说,如若上辈子的陈鸳淑定然要说他几句。  不过现在的陈鸳淑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夹了一大筷菜便接口道,“这样啊!那我们俩那日想要早起么?”陈鸳淑只知道魏轩朗出发的时间,具体那日到便不知晓了。  陈居言咽下嘴里的饭菜,道,“不知,反正那日我绝不早起。”他向来懒惰,如是不逼他一把,他怕是一辈子会呆在兄长们的身后。  陈鸳淑只是“哦”了一声便专心致志地吃饭。  用完膳,陈居言便溜到书房去看书了,陈鸳淑依旧是回到自己院子里,无所事事地呆着。  不过现在有所事了,陈鸳淑看到了魏轩朗的信。  又是有人不知不觉地将信放入她房里。  至于谁如此厉害地避过陈府一众守卫呢?答案唯有一,那便是南许了,未来的武国常胜将军,毕竟陈府的守卫有一半是陈居行从禁卫军调来的,现在的陈家可是将军府邸。  不过可惜将来的南许差一点成了大哥陈居行的手下败将——陈鸳淑美滋滋地想道。  陈鸳淑不打算拆开此信,她摸透了魏轩朗写信是法子了,凡是信上没画芍药的,皆是信件紧急,而画了芍药的,皆是要扯一大半废话连篇的,才会道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末尾几段才会写一些正事,有时尚且会省略应该附在末尾的正事。  因此陈鸳淑是悠悠然地看完早上在看的话本,看完剩余的部分,揉揉眼睛,便打个瞌睡,一晃便过去了两个时辰,陈鸳淑唤来下人洗把脸,梳妆整齐,才走到书桌前,拿起随意压着书本下的信件。  信上也没说什么,就是扯两句皮,在问她安好,然后也没说什么,就是报告一下行程——他们走到哪了。  陈鸳淑直接忽略中间一大段的肉麻情诗,跳到末尾几段话来。  “信达时……”魏轩朗在信中写到,信件送达时,应该是九月底快十月了,而陈居然应该要娶他那表妹了,陈鸳淑已然是免疫了魏轩朗在千里之外还能掌握京城里某些人一举一动的信息了。  信中还提及,介时应该会有请陈先允,而陈先允应当不会去,但方氏会去,而且可能会向陈老夫人表达从此长留陈居然的府邸的消息。  陈鸳淑看着信,乐了,怕是到时,她这奶奶会来搅得陈府不得安宁。  不过,这是因为方氏向来会演戏,特别在陈老夫人那里演戏,所以上一辈子明明是妾,这陈老夫人还会为她出面。  但陈鸳淑觉得诡异的是,方氏为何能一次两次的说动陈老夫人呢?真是神奇至极,还是但愿到那时,陈居行他们会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