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生若水翩翩来

第三十九章 动杀机

浮生若水翩翩来 一人一花09 2744 2017-12-06 19:53:15
  魏修匆匆赶到御书房,彦艳正等着他。许久未见,彦艳退去了那份稚嫩,多了几分成熟美。  “你来找朕,所为何事?”魏修对彦艳,向来不多话,一来,他不喜欢彦艳死缠烂打的性格,二来,他知道彦艳对他的心,他怕惹来误会。  “从小到大你都是这样,总是对我一副爱理不理冷冰冰的态度。”彦艳话语间不带任何情感,就像在诉说着别人的故事一般,“我想知道,在你心里我真的就那么不入你的眼吗?”  魏修没想到近五年没见,第一次见面她竟然还是儿女情长,“艳儿,你已经长大了,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就能的。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还没等魏修说完,彦艳就打断了他:”够了!我听够了这些所谓的大道理!我只知道,我爱你,我想成为你的妻子,我只想要永远跟你在一起!“魏修最反感这样的彦艳,于他而言简直就是蛮不讲理。但是彦艳话锋急转,”但是我今天来找你,不是诉衷肠的,而是来跟你做一笔交易。“  魏修问:”什么交易?“  ”我知道你想娶徐灵,但是现在群臣都反对这桩婚事。我有办法,让她可以名正言顺地入后宫。“说这些话的时候,彦艳眼里仿佛透着光,好像是希冀,又像是泪光。  魏修没说话,坐到了案伏边,”没什么事别的事你先回去吧。“他不信彦艳一个小丫头能有什么好主意,即便是有,她交易的条件也定然不是他魏修愿意答应的。  彦艳看他不信自己,便不顾魏修的命令说道:”群臣现在反对她,不就是因为她的出身嘛!我可以让我爹收她为义女,我爹在朝中的分量不用我多说,他的义女,即使做不了皇后,妃嫔总是可以的。“  魏修一听,这办法的确是可行,只是条件呢?  ”条件就是,你娶她的当天,也要娶我。“说出这句话,彦艳觉得自己简直就卑微到尘埃里了,眼里泛着泪光,努力抬起头与之对视”我不在乎名分,只想成为你的妻子,这桩交易,你做是不做?“  魏修凝眉,凶狠地斥责彦艳:”胡闹!你赶紧给朕回去,今日之事,朕就当你没说过,以后不要再胡思乱想。你也到了适婚的年纪了,依朕看,国舅爷之子崔元晟就不错,择日朕找你父亲商量一下,若是他同意,朕便下旨将你许配于他。“  对于怀春少女来说,告白需要勇气,被拒绝定然是心痛的,而最残忍的事情并不是拒绝,而是拒绝了,还要被推给别的男人。彦守仁不止一次地劝诫她,魏修不是她彦艳所能驾驭的,但是在感情的世界里,哪里有理智可言?“你好好考虑一下我跟你说的事情,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你就是想和我交易,都没机会了。”说完,彦艳打开御书房的门,脸上洒满了自信和阳光,今日从这里出去,她是有尊严的。来的时候她早就已经想好,如果魏修能答应,自然最好,若不答应,三日期限一到,她就亲手了结自己。  彦艳的办法的确可行,只是附加条件,魏修是不愿的,加上先前那神秘女子的出现,整整一日,魏修呆在御书房斟酌这些事情,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来。  当天晚上魏修宣了彦守仁进宫。  “今日艳儿来找朕了,太傅可知道?”魏修相信,彦守仁是不赞成他娶彦艳的,今日彦艳来找他,定是她自己的注意。”艳儿说,她可以说服太傅,收徐灵为义女。“  彦守仁有些惊讶,”为何?“紧接着又反应过来,“这样,徐灵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皇上的妃嫔了!可是艳儿,艳儿怎么会突然来跟皇上说这些?”彦守仁虽不知其中缘由,但心里隐约有些不安。  “朕也很意外,尤其,当艳儿开出她的条件的时候,”魏修看了看彦守仁期待答案的眼神,说道:“艳儿要与徐灵一起嫁入宫来。”  “什么!”彦守仁虽心里早有防备,但听到这个消息,简直就如霹雳一般,脑袋里顿时一阵眩晕,一时间没站稳倒退了几步,幸亏魏修眼疾手快扶住了他。彦守仁坦荡一生,高风亮节,今日竟出了这么一个女儿,为了一个男人,竟卑躬屈膝到这种程度,他实难忍受。  ”小女鲁莽,还请皇上不要见怪才好,老夫回去一定好好惩治她!“令彦守仁最担忧的,其实并不是女儿倒贴的行径,而是女儿想出来的馊主意。若是收徐灵为义女的事被魏修拿捏在手,他便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不收,就有抗旨不遵之嫌;收了,他便与朝中大多数官员站在了对立面,况且,他本身也是不愿的。  正当他想借故先回去的时候,沉默许久的魏修突然发话了:”抛开附加条件不说,艳儿的办法,太傅觉得如何?“  彦守仁就怕听到魏修提这事,现在看来是想躲都躲不过去了。“皇上此问,不是在为难老臣吗?收与不收,都是错。”  “既然都是错,不妨选一个?”魏修在气势上压倒了彦守仁,彦守仁当即跪倒在地:“请皇上看在老臣三朝元老的份儿上,不要为难老臣!”魏修清楚彦守仁的为人和品性,也不愿过于为难他,毕竟有今日的魏修,少不了当年彦守仁的帮衬。  彦守仁回府,二话不说去了彦艳的闺房,还没等彦艳反应过来,一记响亮的耳光就甩在了她的脸上,“混账东西!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彦艳只觉脸上火辣辣地灼烧着,却清楚地知道,父亲为何如此愠怒。“既然爹都知道了,也就省得女儿开口了。”彦守仁看她仍执迷不悟的样子,又一记耳光重重地甩在了她脸上,右边的脸顿时又红又肿。“你是想害死为父吗?啊?你知不知道朝中上下有多少人等着看你爹犯错?你以为认她作义女,她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进宫了?简直是愚蠢之极!你给我好好反省反省,一天到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说着便出了门,吩咐下人将彦艳的门上了锁,一个月内不许迈出房门半步。  彦艳拼命摇晃着房门,却无济于事。她索性静下心来,等魏修的消息,于她而言,魏修现在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他要她,她就生;他若不要她,她就死。  帝宫里,彦守仁前脚刚走,魏修就宣了魏宇桀。御书房内两个男人的会面,表面上毕恭毕敬、相亲相爱,暗地里各怀心思、暗潮汹涌。  “徐灵醒了,你知道吗?“虽然当年徐灵是被魏宇桀所伤,但是魏修心里清楚得很,魏宇桀除了打她那一掌,其余给她的全是爱护,不像自己,除了接住受伤的徐灵,其余带给她的,全是伤害。  ”知道,我还知道你想娶她,无奈你位高权重,而她出身青楼,配不上你。“字字珠玑,冷嘲热讽。  ”若朕把江山给你,你觉得如何?“魏修还是吐字如水,云淡风轻。魏宇桀却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出,”那我会觉得,你是在设计想要害我!“  ”我是认真的,我带徐灵永远离开,你执掌大权。”他不再说朕,而是以“我”自称,只是魏宇桀却丝毫不领情,“现在想要带她走了?当初欺骗她、逼她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今日的后果?”魏宇桀一改心平气和的口吻,变得狠戾又决绝,“也是,你魏修是什么人,只手遮天翻云覆雨,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  “这么说,这江山你是不要了?”魏修无视魏宇桀挑衅的言语,凡事他只求结果,既然这条路到不了他要的结果,他就换一条路。  “江山,我当然要,但是我会用我自己的双手,到时候,你欠徐灵的,我会一点一滴全部替她向你要回来!”  魏宇桀的态度,并没有出乎魏修的意料,“既然如此,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且留在城内,等朕与徐灵完婚之后再回江浙吧!”他不信魏宇桀会眼睁睁看着他与徐灵完婚。卓尔不凡的人,既然不能为已所用,就只能除之以绝后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