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苏幕遮折杨

第二十二章风波一浩荡,花树已萧森

苏幕遮折杨 画鸢尾 1619 2018-01-14 19:46:33
  凉亭之事尽落在公子容的眼里,他轻蔑一笑对身边的绿衣宫人说道:“离月,将此事交给夫子处理。”  “是,公子。”离月退了出去。  随后公子容又隐藏在竹林里,他眼前却浮现出折杨一脸歉意的样子。  “见鬼了。”公子容摇摇头小声嘟囔,试图甩开关于沐折杨的痕迹。  厢房之中,绿衣姑娘悠悠转醒,她虚弱的睁开眼睛见凉亭里的三位姑娘守着自己,心中感动,眼眶里泛出晶莹的泪光。  “你醒了?可好点,刚才宫人去找大夫,估计还要在等一会儿。”原来那位青衣女子见她醒了过来,有些兴奋。  “嗯,谢谢……你们。”绿衣姑娘欲挣扎着起身,青衣姑娘将她按在床上说道:“你现在身体虚弱,在躺会儿。”  “刚才宫人通知觐见公子之事推后几日,你先养好身体。另外落水之事由夫子负责调查清楚,到时自会还你公道。”沐折杨站在香笼前仔细的观摩着笼中熏香,心里思量着檀香阁之事。  “难说,夫子便是林婉清的干爹,我们没有丝毫胜算。”顾倾言从青花瓷茶杯上移开视线,瞅着折杨那张单纯的脸笃定的说道。  “那我们岂不是完了?”绿衣姑娘有些焦急,她的眼眶里泛出泪花,面色却更加苍白。  “我想未必。”折杨摇摇头,公子容在不公平也不会傻到让干爹审问干女儿,唯一的解释便是考验他们父女二人。  “各位小姐,大夫到。”宫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折杨连忙去开门,见着来人须发花白,精神抖擞,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她连忙笑着将人请了进来。  “姑娘和故人有几分相似。”离药打量着折杨片刻,见她眉间恬淡的样子像极了那女子,遂笑着问道。  “离荷师傅代问您好。”折杨乖巧礼貌问好,其实她并不确定眼前的人是谁?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肯定认识离荷。  “离荷,是呢,好久不见啦。”离药似乎有些感伤:“当初并肩作战的人就剩下我和离荷了。”往事让他喘不过气,离药深深的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落寞。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叔叔不必难过,或许死了也是一种解脱,相信他们依旧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等待下一世的重逢。”折杨给离药添了一杯清茶,笑着安慰道。  “病人在哪儿?我先瞧瞧。”离药岔开话题,他不想在纠缠无谓的往事,因为每想起一次,心中疼痛万分。仿佛尖锐的刀子在心口划开,鲜血直流。  世人都晓得自离欢小主辞世,公子轲一昔青丝换华发,而不知道的是他离药也是一夜间白发苍苍。  他的爱见不着光,只是隐藏在暗夜的角落,没有人的时候眼泪如汪洋。  离药伸手替绿衣姑娘把脉,之后淡淡的说道:“偶感风寒,需卧床几天。”留下一副药房转身离开。  离药走后,绿衣女子一直在小声哭泣,她用被子蒙住头,一股无助之感袭遍全身。  宫人煎好药,端着药汁慢慢的走过来,可是绿衣女子却不愿意喝下去。  任谁劝慰也没用,众人不禁埋怨她不懂事。  “你若不喝,几日后也不过是一具尸体,喝了兴许能多活几年。”屋子里突然出现的男声让众人惊恐万分。  她们回过头,只见一位不惑之年的男子站在身后,他的鬓角有些许银丝,但是丝毫难掩身上浓郁的书卷气息。他眼神里不带丝毫情绪,面容平和,虽然浅淡,却又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折杨见来人,微微露出诧异之色,但是细想月初的言语,不难发现她爹的地位确实不低。  “折杨见过大人。”她不知她爹在离月宫的身份为何,但是称呼他一声大人应该不会错。  其他三人方反应过来,纷纷屈膝行礼。  “无需多礼,都起来,我姓夏,叫我夫子即可。”夏夫子简单的介绍道,他走到床边轻柔的对着绿衣姑娘说道:“身体可否好些。”  绿衣女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拼命点头掩饰内心的惊慌。  “那就好,婉清不懂事,莫要跟她一般计较。”夫子柔声说道,他的声音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让人不自觉的信服,因此原谅了所有的错误。  绿衣女子继续点头,此刻她一句话也说不出,似乎只有沉默能够掩饰内心的仿徨。  “那么请问夫子,若是林婉清杀人放火,我们也要选择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看着父亲如此袒护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对她不闻不问,她心有不满反驳道。  “管好你自己就行,不论何人犯事自有律法处置。”夫子瞪了折杨一眼,心中明了,折杨的心结不是一时半会儿解的开,因此他也懒得计较。  匆匆告辞,躲开那双失望的眼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