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天地六道传奇

第七十七章 因爱分离

天地六道传奇 竹叶文宗 5301 2018-01-12 07:34:18
  小竹听闻大叫道:“对对!就是这曲!”玉竹子接着念道:“繁华一梦梦如烟,梦落红尘似锦年,鸾凤和鸣沉浪隅,洛水三百六十天。”然后玉竹子将洛神梦如烟与河伯冯夷的故事,全部说给小竹听,小竹听着听着,慢慢的在他的怀中睡着了,玉竹子也逐渐的闭上眼睛休息,一夜无语,但是两人却是各怀心事。  小竹自知时日无多,想在最后时光,让玉竹子多陪陪自己,可是又怕他像河伯冯夷一样殉情自杀,洛神与河伯虽然因祸得福,最后还是能够在一起,得以长相厮守,但就怕自己和玄宗哥哥没有这样幸运,于是小竹也准备想个缘由离开玉竹子,正如骊山老母说言,缘来时相遇,缘去时分离,自然造化,不可违逆,缘分尽时,想得不再是抓住,而是心甘情愿的放手了。  次日小竹主动提出还想要去大雪山玩,于是他们再次去了大雪山的峡谷,鬼城酆都,蓬莱仙岛,朱雀桥头,长江岸边,最后两人来到中州的女娲庙中,这次是白天,女娲庙内外人群鼎沸,求取姻缘之人,数不胜数,玉竹子和小竹进入庙中,看着供奉的女娲石,上面清晰的刻着竹玄宗、白灵儿,两个名字,祭拜的少女们,不禁自相询问道:“这女娲石上镌刻的字是什么意思啊?”  “你是不知道啊!这女娲石是求姻缘的圣物,这两个名字就是女娲上圣坐下的金童玉女,掌管我们的姻缘,多拜拜保证我们能够求得好姻缘,”说着少女们皆是诚心叩拜,玉竹子和小竹听闻不禁好笑,又想起二人在此处以天地为媒,日月为凭,骊山老母见证结为夫妻,二人深情相拥,跪下女娲石前,叩拜暗自祝祷:“愿上圣赐福给小竹、玄宗哥哥,能够再觅的良缘!”  玉竹子和小竹叩拜时,少女们羡慕不已,纷纷交头接耳道:“你看他们一对璧人,定是的女娲石的祝福,”故而继续向着女娲石祈祷祝愿,而就在玉竹子和小竹起身时,眼前一位庙祝出现,她身穿山水梨花袍,手持木根拐杖,正是骊山老母,向二人贺喜道:“你们这对小夫妻,真真的羡煞旁人,五百年了,你们的缘分不得不说是深厚啊!”  玉竹子和小竹拜谢道:“还是多亏了前辈您!”他们叙旧一番,玉竹子和小竹就留在了女娲庙过夜,此时玉竹子避开小竹,独自找到骊山老母,言道:“前辈我此来有一事相求!”骊山老母笑道:“你们小夫妻珠联璧合,人生得知己红颜如此,夫复何求啊!”  玉竹子深情的言道:“小竹真的很好!只是我们不能再在一起了,可否请前辈替我们磨去女娲石上的字!”骊山老母闻言大惊,诧异道;“这是为何?”玉竹子没有回答,骊山老母也就没有追问,于是言道:“要磨去刻字,须得镌刻之人,亲手用镌刻之物挖去,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生气的扬长而去,骂道:“你们这群青年人,一时间海誓山盟,一时间永不相见,分分合合太过儿戏了!”  说完之后来到庭院中,小竹正在玩着灵蝶,她看见骊山老母,左顾右盼了一下,不见玉竹子,便悄悄对骊山老母言道:“前辈!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情,”骊山老母一愣,问道:“什么事情?”小竹道:“能不能磨去女娲石上我和玄宗哥哥名字,”骊山老母明明看见玉竹子和小竹二人非常的好,不知道为何背地里都要结束自己的缘分,叹道:“莫非你二人真的承受着巨大痛苦,不为我所知,还是你二人真的缘分尽了!”  “也罢!也罢!你用什么东西刻上去的,就用什么东西磨去,随你们吧!”说完骊山老母离去,正是值深夜,女娲庙供奉女娲石的大殿上,一人身穿斗篷,正拿着匕首在女娲石上,使劲的划动,又一人身穿紫绶仙衣,披着寒光绫,手持柳叶短刃进入,“啊”的一声,惊动了他们,正是玉竹子和小竹,两人都想磨去自己的名字,只是玉竹子先小竹一步。  此时被小竹的惊叫吓到了,将斗篷一展飞身将女娲石转了过去,然后跃到了小竹身边,若无其事的问道:“你怎么来了?”小竹一下也愣住了,支支吾吾道:“我、我睡不着,出来走走,玄宗哥哥,你呢?”玉竹子道:“我、我是见我们的名字供人祭拜,所以、所以想,”小竹言道:“你想划掉对吗?”玉竹子叫道:“没有!我把它转过去了,转过去了,就好!”  虽然小竹听玉竹子如此说,自己也想来划掉名字,可还是眼泪忍不住流下来,玉竹子连忙替她擦去泪水,哽咽的言道:“怎么了?我们最爱笑、最开心的小竹,不要哭了,玄宗哥哥没有别的意思,”说完紧紧抱住她,喃喃在口中支吾道:“你要好好活下去!”而小竹忍不住哭泣,哽咽,泪水似断线的珍珠滚落,梨花带雨。  她一呛一呛的说道:“我!我知道玄宗哥哥不会、不会、呜呜呜!”小竹已经无法言语,她心中清楚玉竹子不会抛弃她,但是不知道为何,来划掉名字的却是玉竹子,自己无比的伤心,玉竹子安慰道:“还记得梦如烟和冯夷的合陵前,我们拉钩为誓,一生一世吗?小竹是不是不相信玄宗哥哥了?”小竹哭道:“没!没有!小竹相信玄宗哥哥,只是小竹不想死,不想,真的不想,我想要和玄宗哥哥永永远远在一起,不想喝洛神、河伯一样成为枯骨合陵。”  玉竹子抱着小竹,言道:“小竹不会死!永远不会!你再相信玄宗哥哥一次,最后一次好不好?”小竹突然倍感安慰,虽然还在哽咽,但是感觉踏实多了,点头言道:“嗯!我相信玄宗哥哥!”玉竹子看着小竹娇容满面的泪痕未干,发现自己前所未有的为其痴迷,用力抱着她深情一吻,这是自小竹上次天劫,玉竹子第二次亲吻她。  小竹也闭上了眼睛,两人相拥相吻,玉竹子吻着她,将她抱起进入了她的房间,把她放在床上,点燃一对红蜡烛,特意取出一支香燃起,然后来到床边,轻轻亲吻了一下小竹的额头,此时小竹昏昏沉沉的睡去,玉竹子放下帷帐,次日一早,小竹逐渐的醒来,发觉自己许久没有睡得如此深沉了,她摇了摇脑袋,回想起昨夜,玉竹子亲吻自己,又放下帷帐的朦胧记忆,感觉心头暖暖,微微一笑。  掀开帷帐下床,穿好衣服出去找玉竹子时,却发现他已经不见了,小竹焦急的几乎找遍了女娲庙,来到供奉女娲石的大殿中,只见骊山老母正在殿中打扫,女娲石也被转回来了,只见那刻着竹玄宗的名字,已经被划掉了,之剩下模糊的刮痕,小竹的泪水一下子滑落下来,她不敢想象玄宗哥哥真的是他,要结束和自己的姻缘,小竹想不通是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自己快要死了,还是玄宗哥哥觉得自己拖累了他,为什么玄宗哥哥?原本她还不想自己死后,玄宗哥哥为情所伤,想到此处,小竹转念思虑,莫不是这就是最好的结局,其实玄宗哥哥早就不喜欢自己了,那么她的死玄宗哥哥就不会伤心了,想到了此处,小竹便飞身上去,将自己的名字也划去了,这一举动,让骊山老母目瞪口呆,小竹一边划着,一边生气,一边哭泣,突然脚下站不稳,眼前一黑跌落下来。  此时一位山水墨袍,披发男子出现,他抱住小竹,与骊山老母互视一眼,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骊山老母认出正是上古神君东皇太一,也就没有追赶,只是看着女娲石上的磨痕叹息不已,而玉竹子则径往嵩山峻极峰顶,在那里,三仙、二宗、二老、十上仙、九真人、两位宫主,和十几万仙人等候多时,他们被腾蛇和勾陈神兽拦在中天门外,此时玉竹子飞到。  他先向诸仙见礼,然后走向守在中天门的勾陈、与腾蛇,它们也不认识玉竹子了,只是能够察觉玉竹子的气息,于是随即让开,腾蛇想进入玉竹子体内,被玉竹子一把抓住,将其放入了大罗天界,勾陈随即俯首下跪,玉竹子对它们言道:“我将在大罗天界,建立新仙界,你们当为护法神兽,替我护卫新仙界,”勾陈和腾蛇闻言跪拜接令,然后一起同诸仙进入大罗天界。  五极战神因为吵闹走出九天太元斗府,看见一位披着斗篷,骑着勾陈神兽,背后腾蛇飞舞的神秘人,他们立刻察觉能够骑着勾陈而来,必定是太极天帝极辰,相继跪下拜道:“吾等拜见主人!”玉竹子下勾陈神兽,扶起五极战神,言道:“我回来了,我带了群仙准备在大罗天界建立新仙界,”天空战神拜道:“天神无耻!吾等誓死追随、听命于太极天帝!”玉竹子道;“那好!快请诸仙入府!”  赤松子道:“不可!此乃九天太元斗府,是太极天帝的府邸,我们当在大罗天界另外盖起一座府邸,此外我们当为仙尊,也建造一座仙尊府邸,新仙界筹备还需时日,既然诸仙都来了大罗天界,自然同心戮力,我们还需要多方筹备,”广成子道:“是啊!我们还应该重新整肃一下仙界秩序,规范新仙界的规矩,仙族崛起必定想需要一套法令,如同神族、人族一般,不然还是散沙一盘。”  玉竹子拜道:“但凭三仙做主!五极战神、勾陈、腾蛇听令,务必听从三仙吩咐!”东王公言道:“我们既然奉你为仙尊,当听你为号,以你为令!还是你说吧!”玉竹子道:“这、、、!不如这样,你们先准备好一切,我在大西方还有一件事情未解决,少则三月,多则半载,届时我们再做计议如何?”广成子、东王公和赤松子心想也只能如此了,不过仙人们都搬入大罗天界了,仙界崛起已经是必然的趋势,所以都开始忙碌的筹备新仙界。  玉竹子则已经打算就此离开,心想新仙界的建立势在必行,不会因为自己的消失而有所拖延,小竹也会因为自己的死而得救,他也已经通知鸠摩罗什、达摩和真谛来冥州苦海彼岸接自己,就几乎完成所有的事情了,只有一件小遗憾,就是没能找到阿难化解,彼岸花叶伽女的怨念,不过相信鸠摩罗什他们一定可以找到,化解叶伽女的怨气,释放出白琼华的魂魄,然后用重生之力救活她。  来到苦海彼岸,看着那广阔无垠的大海,抵达岸边时,娇艳的彼岸花仍旧盛开,玉竹子不像让鸠摩罗什等人,看见自己自杀,于是拔出祭心刀刺入胸膛,这是他第二次自杀,他不再犹豫,奋力一剖,将心剜出来,玉竹子自知身怀盘古心血,轻易不会死去,只怕自己不死无法消除钻心蛊虫,于是拔出轩辕剑自刎,神剑一挥必死无疑,他倒在了苦海彼岸。  岸边的无底舟和无板桥,岸上的彼岸花,一时间都朦胧寂静了,玉竹子耳边嗡嗡想起,好像是两个人的对话,佛陀问道:“你有多爱叶伽女?”阿难答道:“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愿她从桥上走过。”此刻玉竹子闭目死去,他的头顶一朵骷髅花瓣的莲花升起,被一位身披袈裟的僧人伸手撷取,他正是阿难。  阿难在此处化身石桥又是五百年,叶伽女也终于发现了,不是阿难背弃诺言有负自己,而是自己没有勇气踏上无板石桥,一切的怨恨、愤怒顷刻间消散,彼岸花虽然外表依旧恐怖,但是魔气尽消,阿难亲手在苦海岸边挖了一个土坑,将叶伽女化身的彼岸花种下,从此叶伽女便化作彼岸桥头,那一片娇艳无比,却痴痴守护彼岸桥的彼岸花。  此刻鸠摩罗什、达摩和真谛赶到,他们看见阿难大喜,却发现玉竹子浑身血迹,死去已久,顿时化喜为悲,颇为诧异,只听见阿难合十双手拜道:“阿弥陀佛!”然后从彼岸花上取过一团魂魄,又叫鸠摩罗什三人带上玉竹子的尸体,他们踏着无板桥,一路往梵天世界的极乐圣地而行。  而苦海彼岸,摆渡桥头,只留下那一片既恐怖又美丽的彼岸花,和一块石碑,以及石碑上的寥寥字句,“苦海无人舟自渡,谁能舍却因缘路,来时此是去时途,最是红尘留不住!”背面又有“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另外就是阿难所镌刻的“彼岸花海,一念千载,缘起缘灭,为谁而来,缘聚缘散,又为谁开!”  在大西方极乐圣地燃灯佛祖的古刹内,阿难、鸠摩罗什、达摩、和真谛跪在燃灯佛祖前面,玉竹子的尸体也放在那里,鸠摩罗什取出玉竹子写给自己的书信,从他怀中取出重生之力的天书,然后请佛祖帮助玉竹子完成最后心愿,帮他复活一位在昆仑山的女子,名为白琼华,燃灯佛祖没有回答,而是唤来了,龙众国王那伽耶诘,和阿修罗女阿布沙。  他们看见玉竹子已死,悲痛的跪在他身边大哭,燃灯佛祖问那伽耶诘取来青色琉璃宝珠没有,于是那伽耶诘于是取出了,那吃掉他父亲那伽叶,由迦楼罗王毗湿奴焚化的青色琉璃宝珠,然后还收集许多集齐了二十一颗,燃灯佛祖又让鸠摩罗什,从玉竹子身上找出,释迦摩尼佛送赐予他的金刚菩提珠,最后取出一盏灯,言道:“我将圆寂坐化,之后会留下一颗佛顶骨舍利子,你们将宝珠、菩提珠和舍利子,放入我的法宝不灭心灯中,将安置在龙尊王佛身边点燃。”  “五百年后,龙尊王佛便会重生,至于他自己的事情,就让他自己去解决,”说完合十双手,口念阿弥陀佛,然后周身燃起熊熊烈火,那伽耶诘、阿布沙、阿难、鸠摩罗什、达摩和真谛,都跪在燃灯佛祖面前,看着他为救玉竹子自我牺牲,焚化为一颗佛顶骨舍利子,于是他们将一串青色琉璃珠和那串金刚菩提珠,一起放入不灭心灯中,将玉竹子换上紫金袈裟。  安置在佛刹中,身边点燃了不灭心灯,那伽耶诘和阿布沙,昼夜守护着他,而鸠摩罗什、达摩和真谛,则跟随阿难学习佛法,以期早日顿悟成佛,不知不觉间,岁月穿梭,光阴流逝,五百年倘若弹指一挥间,阿布沙坐在玉竹子床头,每天向他述说着心事,这日突然发现玉竹子通体金光,整个古刹笼罩着祥瑞的佛法,梵天世界五百菩萨、三千罗汉、九千金刚,全部来到这座佛刹前礼拜。  释迦摩尼佛也赤足徒步而来,他向佛刹合十双手参拜,言道:“燃灯佛祖圆寂,点化了龙尊王佛,他终于重生了,”此刻玉竹子身披紫金袈裟,手持不灭心灯,从佛刹中走出,佛祖行礼,万佛参拜,玉竹子向释迦摩尼下跪,释迦摩尼佛亲自为其剃度出家,言道:“龙尊王佛,你虽出释家,但是仍任神仙之列,若是一日旧发重生,便可还俗!”  玉竹子向释迦摩尼佛叩拜谢以师礼,那伽耶诘和阿布沙跪倒在玉竹子之后,阿难也带着鸠摩罗什、达摩和真谛到来,释迦摩尼佛看着那伽耶诘,便看出了梵天世界和六道将有一场浩劫,所以燃灯佛祖甘愿牺牲自我,以换取点化玉竹子成为龙尊王佛,加上佛教即将东传,鸠摩罗什、达摩和真谛,迟迟未能开明顿悟,就是还差了东土之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