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一眼巴黎

第六十八章

一眼巴黎 金沁凡 3065 2018-01-14 17:44:05
  天生从来不相信什么奇迹,可他一直希望着缓缓哪天想明白可以从她逃离的地方再回来。机场上每天人来人往,又有谁能保证每个人都是笑着迎接的。诺大的机场里,天生看似漫无目的地乱走着,却又是满心期待着。期待着从前那个笑得没心没肺的姑娘,浴火重生归来。  “先生,您今天又来了?看您每天都会在同样的位置站上几个小时,是在等人吗?那您等的人回来了吗?”说话的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四五岁的女人,身材苗条,面容姣好。说实话,从她说话的语气中判断出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见他了,显然也是机场的常客。出于客气,天生笑了笑,“您是?我好想不认识你吧?”  “你是不认识我,其实我也不认识你呀!就是每天看你在这里晃来晃去,挺好奇的,就过来打个招呼。你在等的人,对你来说一定很重要吧。看你眼巴巴的样子,倒是还挺可爱。”  用“可爱”来形容一个男人,这已经不是天生第一次听到了。他记得缓缓以前也总是喜欢用这个词语来“嘲笑”他,每次都会弄得他不太好意思。她说她是来机场踩点的,马上要毕业了,她的飞行梦也马上就要实现了。他这才知道,她所谓的飞行梦是当一名空姐。没有什么可以帮助她的,那就祝她梦想成真吧!同样,他也收到了她的祝福。  只是刚缓过神来,居然就看见缓缓好端端地站在他的面前。他一下子慌了神,又不知道说些什么,“什么时候回来的?”没想到,那个忽然出现的女生居然成了他如今最想要感谢的人。  “刚到!”缓缓四下看了看,“你,是在这里等我吗?”  “嗯,是在等你。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等到了!”  是呀!尹天生终于等到了姜缓缓。在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思念背后,上帝仿佛听到了他最真诚的祷告,让他如愿以偿了。不管未来的日子如何,他都不会再轻易放开她的手了。缓缓笑着,他看着,这或许已经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玛丽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找苏曼清。眼下,走投无路的她也只能去找这个她本来也不是很喜欢的女人帮忙。果不其然,苏曼清一口回绝了她,“让我帮你,凭什么?再说了,我的处境我不信你一点都不清楚,三十万,我砸锅卖铁也给不了你,你还是去找别人吧,别再来烦我了!”  “我知道你恨我,当年的事情对你打击也挺大的,可那个时候我们毕竟年纪太小,还不能为当时做的任何决定买单。如果这次你帮了我,以后你需要有人帮你一起对付魏央的时候,我可以无条件地帮你。我真的很需要那三十万,要不是真的走投无路了,我也不会来找你。”玛丽深知苏曼清或许是她的最后一颗救命稻草,只能委曲求全,“其实,你马上就可以完全撼动魏央在郑添心里的位置了,只差最后一击。我有个办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配合我?用你三十万来换你下半生的幸福,这买卖应该不亏吧?”  “可我真的没有三十万,真的没有!再说了,你一下子要这么多钱,我怎么确定你不是去做什么坏事?先说一下你借钱的目的和帮我对付魏央的办法,如果可行的话,三十万我可以帮你想办法。”俗话说,病急乱投医,苏曼清也是没了办法,只好去找楚浩帮忙。楚浩本来是不想要再搀和这件事的,可看见魏央即使回到公司也是每天行尸走肉的样子,还是决定再帮苏曼清最后一次。长痛不如短痛,或许才是眼下最后的解决办法。  “苏曼清,你记住,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的忙了。如果你让魏央受到任何委屈和伤害,我保证让你死无全尸。”楚浩把一张五十万的银行卡递给苏曼清,“这里面有五十万,三十万用来解决你的事情,剩下的二十万找个不错的地方住吧。还有,这段日子所有人都太累了,我不想再让任何人受到伤害,尤其是魏央。拿了这笔钱,离开公司吧。以后有什么其他困难,你都可以来找我。毕竟,当初也是我对不起你。”眼下,他要把全部心思放在如何向巴黎总部解释他和魏央无缘无故消失又擅离职守的事情。这个问题处理不好,他精心所得的一切也许就真的化为泡沫了。可要问他为了魏央愿不愿意抛弃现在的一切,他起码也是不排斥的。经历了这么多,他也坚信魏央应该已经彻底原谅了他。这是他最后一次再伤害魏央,真的是最后一次。  苏曼清把楚浩交给她的五十万的银行卡原封不动地交给玛丽,“这里面是五十万,三十万用来还债,剩下的二十万随便你怎么处置吧!他想让我离开公司,可我不想离开。只要郑添还在这里,我就哪里也不会去的。至于我和你之间的事,既然已经过去了,再提也无济于事。你欠我的,我记着。可你也要记得,我当初是真的拿你当我最好的朋友,不管你信与不信。”说完,苏曼清转身就要离开。  “我信,我自始至终都信!”玛丽沉默了足足有半分钟,“当年的事情,真的对不起。其实,我只是故意想气你才会那么说的。你当初要比赛之前疼得死去活来的,我是真的想要帮你。可你也知道,咱们学校的校医是凭着校长的关系才能进学校的。我当时也是慌了,才会主动求他去帮忙。没想到,因为他乱开药导致你这辈子有了最大的遗憾。不管怎么说,当初要不是我多管闲事,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三十万,我是用来还我爸爸的赌债的。剩下的二十万,我也收下了。帮完你之后,我会辞职离开公司。这样,魏央也就找不到唯一的证人了,不是吗?”  所有的事情都要有一个结局。起码在她们的这段故事里,所有人都是值得被原谅的。玛丽没有真正地想过要陷害她,她也从未想过丢掉她这个唯一的朋友。即使两个人都曾心存杂念,但至少当时的心还是纯的。其实,没有值得原不原谅的事情,也从来没有值得原不原谅的人。人们当时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想问题,过生活。有的人事后后悔,却又找不到可以弥补的机会。认识的人们再次相遇,又何谈不是一次缘分。既然是缘分,可以原谅与放下。  小河边的椅子上,是一对正在热吻的恋人。黄婷坐在另一边的椅子上,恨不得找个石头缝钻进去。黄邱雨的丧礼已经结束了,她也松了一口气。以前她一直以为黄邱雨做为金融界的头号佼佼者,即使真正的朋友没有几个,平日里公司往来的合作者应该也不少。无论看在哪方面,来悼念的人都应该是人满为患的。可树倒猢狲散,只有几个平日里受过黄邱雨恩惠的小人物们前来。黄婷看着眼前的一切,欲哭无泪。眼看黄邱雨打拼了一辈子的公司摇摇欲坠,没有办法只能找武汉求助。他足足迟到了半个小时,黄婷难免有点不耐烦,这样的男人果然不靠谱。  “对不起,我迟到了,你等了很久了吧?干嘛不找个咖啡厅之类的地方,什么事非要在这里谈?”武汉无意中瞥见了旁边那对热吻的恋人,一时间有点不自在,“你确定,我们要在这里谈事情吗?”  黄婷瞪了他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难不成他还在这里装什么纯情少男?他和苏苏交往了那么长时间,她当然是不相信他还是清白之身。咽了咽口水,索性眼不见为净,“我等了你那么久,腿都要冻僵了,动不了了,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谈吧!我找你,就是想让你想想办法帮我保住爷爷的公司。你要是不想帮忙,我再想想其他办法也行。今天我见过你的事情,不要让那些董事们知道,会很麻烦。”  “据我所知,董事长生前已经立好了遗嘱,他名下的个人财产都给了你。那些钱,应该也够你这辈子不愁吃穿了。至于公司,你不应该去淌这趟浑水。就算我真的想要帮你,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呀!”武汉顿了顿,“如果你真的想要保住公司,也不是没有办法,你可以用董事长留给你的钱去买那些董事们手里的股票。只要手里的股票够多,公司还是会由你管理。拿到公司之后,你可以找专门的职业经理人来帮你一起打理公司。这是我目前可以想到的唯一的办法,你可以考虑考虑。不过,这个举动还是很危险的。那些董事们就算真的愿意把股票给你,也有可能会借机抬高股票的价格。到时候,留下了公司,你身边就没有任何钱了。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职业经理人哪里靠谱?黄婷是一定要得到公司的管理权的,而且一定会找个人来帮助她一起分担管理。什么人会全心全意地帮助她,大概也只有自己的另一半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亿万先生官网